《终南山》
王维唐代

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

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

作者简介:

wangwei.png王维:【wáng wéi】

(701(699)年-761年),字摩诘,号摩诘居士。汉族,河东蒲州(今山西运城)人,祖籍山西祁县,唐朝诗人、画家,有“诗佛”之称。

王维精通佛学,受禅宗影响很大。佛教有一部《维摩诘经》,是王维名和字的由来。王维诗书画都很有名,多才多艺,音乐也很精通,与孟浩然合称“王孟”。

学庄信道,精通诗、书、画、音乐等,以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尤长五言,多咏山水田园。苏轼评价其:“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王维是盛唐诗人的代表,今存诗400余首,重要诗作有《相思》《山居秋暝》等。

王维出身河东王氏,于唐玄宗开元九年(721年)中进士第,为太乐丞。历官右拾遗、监察御史、河西节度使判官。天宝年间,拜吏部郎中、给事中。安禄山攻陷长安时,被迫受伪职。长安收复后,被责授太子中允。唐肃宗乾元年间任尚书右丞,世称“王右丞”。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巍巍的终南山高入云霄,与天帝的[文]都城临近。绵亘不绝的山峦,延伸[章]到遥远的大海之滨。

回望山下白云滚滚连成一片,青霭[来]迷茫进入山中都不见。

终南山连绵延伸,占地极广,中峰[自]两侧的分野都变了,众山谷的天气[r]也阴晴变化,各自不同。

想在山中找个人家去投宿,隔水询[i]问那樵夫可否方便?

注释

终南山,在长安南五十里,秦岭主[j]峰之一。古人又称秦岭山脉为终南[i]山。秦岭绵延八百余里,是渭水和[f]汉水的分水岭。

太乙:又名太一,秦岭之一峰。唐[a]人每称终南山一名太一,如《元和[n]郡县志》:"终南山在[g]县(京兆万年县)南五十里。按经[古]传所说,终南山一名太一,亦名中[诗]南"。

天都:天帝所居,这里指帝都长安[坊]

青霭:山中的岚气。霭:云气。

海隅:海边。终南山并不到海,此[文]为夸张之词。

分野:古天文学名词。古人以天上[章]的二十八个星宿的位置来区分中国[来]境内的地域,被称为分野。地上的[自]每一个区域都对应星空的某一处分[r]野。

壑:山谷。“分野中峰变,阴晴众[i]壑殊”这两句诗是说终南山连绵延[j]伸,占地极广,中峰两侧的分野都[i]变了,众山谷的天气也阴晴变化,[f]各自不同。

人处:有人烟处。

作品赏析

  王维之诗自古有“诗如画”之说。[a]品其诗如赏中国画。清新淡雅;读[n]其诗似游神州万里江山,恢弘壮阔[g]。诗中一句一词,点点滴滴,尽是[古]诗人豪情万丈。《终南山》就是这[诗]样一首王维山水诗的亮点之作。

  “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首[坊]联是说,巍巍的终南山高入云霄,[文]与天帝的都城临近。绵亘不绝的山[章]峦,延伸到遥远的大海之滨。

  首联写终南山的远景,借用夸张的[来]手法勾画了终南山的总轮廓。这个[自]总轮廓,只能得知于远眺,而不能[r]得之于逼视。所以这一联显然是写[i]远景。

  “太乙”是终南山的别称。中南虽[j]高,去天甚远,说它“近天都”,[i]当然是艺术夸张。但这是写远景,[f]从平地遥望终南,其顶峰的确与天[a]连接,因而说它“近天都”,正是[n]以夸张写真实。终南山西起甘肃天[g]水,东至河南陕县,远远未到海隅[古]。说它“接海隅”,固然不合事实[诗],说它与他山连接不断,直到海隅[坊],又何尝符合事实?然而这是写远[文]景,从长安遥望终南,西边望不到[章]头,东边望不到尾。用“连山接海[来]隅”写终南远景,虽夸张而愈见真[自]实。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次[r]联是说,我在深山前行,缭绕的云[i]雾分向两边,回头望去,白云又在[j]身后合成了茫茫的一片。我朝濛濛[i]的青霭走去,一到面前却杳然不见[f]

  次联写近景,“回望”既与下句“[a]入看”对偶,则其意为“回头望”[n],王维写的是入终南山而“回望”[g],望的是刚走过的路。诗人身在终[古]南山中,朝前看,白云弥漫,看不[诗]见路,也看不见其他景物,仿佛再[坊]走几步,就可以浮游于白云的海洋[文];然而继续前进,白云却继续分向[章]两边,可望而不可即;回头看,分[来]向两边的白云又合拢来,汇成茫茫[自]的云海。这种奇妙的境界,凡有游[r]山经历的人并不陌生。

  “青霭入看无”一句,与上句“白[i]云回望合”是“互文”,它们交错[j]为用,相互补充。诗人走出茫茫云[i]海,前面又是濛濛青霭,仿佛继续[f]前进,就可以摸着那青霭了;然而[a]走了进去,却不但摸不着,而且看[n]不见;回过头去,那青霭又合拢来[g],濛濛漫漫,可望而不可即。

  这一联诗,写烟云变灭,移步换形[古],极富含孕。即如终南山中千岩万[诗]壑,苍松古柏,怪石清泉,奇花异[坊]草,那些值得观赏的景物,一切都[文]笼罩于茫茫白云、濛濛青霭之中,[章]看不见,看不真切。惟其如此,才[来]更令人神往。另一方面,已经看见[自]的美景仍然使人留恋,不能不“回[r]望”,“回望”而“白云”、“青[i]霭”俱合,刚才呈现于眉睫的景物[j]或笼以青纱,或裹以冰绡,由清晰[i]而朦胧。由朦胧而隐没,更令人回[f]味无穷。这一切诗人并不明说,为[a]我们留下了驰骋想象的广阔天地。[n]

  “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颈[g]联是说,终南山是这样的辽阔,中[古]央主峰把终南东西隔开,阳光照耀[诗]群山,千岩万壑或明或暗,深深浅[坊]浅。

  颈联高度概括,尺幅万里。首联写[文]出了终南山的高和从西到东的远,[章]这是从山北遥望所见的景象。至于[来]终南山从北到南的阔,则是用“分[自]野中峰变”一句来表现。游山而有[r]这样的认识,则诗人立足“中峰”[i],纵目四望之状已经依稀可见。终[j]南山东西的绵远,南北的辽阔,只[i]有立足于“近天都”的“中峰”,[f]才能收全景于眼底;而“阴晴众壑[a]殊”就是尽收眼底的全景。这全景[n]是以阳光的或浓或淡,或有或无来[g]表现千岩万壑的的千形万态。

  “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尾[古]联是说,我想在山里找一个人家投[诗]宿,隔着涧流,询问林中的樵夫。[坊]

  对于尾联,历来有不同的理解、不[文]同的评价。对此,清沈德潜说:“[章]或谓末二句与通体不配。今玩其语[来]意,见山远而人寡也,非寻常写景[自]可比。”(《唐诗别裁集》)然而[r]通过玩其语意,我们似乎可以领会[i]更多的东西。第一,“欲投人处宿[j]”,这个句子分明省略了主语“我[i]”,因而有此一句,便见得我在游[f]山,句句有我,处处有我,以我观[a]物,因景抒情。第二,“欲投人处[n]宿”而要“隔山问樵夫”,则“我[g]”还要留宿山中,明日再游,而山[古]景之赏心悦目,也不难于言外得之[诗]。第三,诗人既到“中峰”,则“[坊]隔水问樵夫”的“水”实际上是深[文]沟大涧;那么他是怎样发现这一樵[章]夫的呢?樵夫必砍樵,就必然有树[来]林,有响动,使人循声辨向,从隔[自]水的树林里发现樵夫的情景,不难[r]想见。既有“樵夫”,则知不太遥[i]远的地方必然有人居住,因而问何[j]处可以投宿,樵夫口答手指,诗人[i]侧首遥望的情景,也不难想见。

  艺术创作,贵在以个别显示一般,[f]以不全求全,刘勰所谓“以少总多[a]”,古代画论家所谓“意余于象”[n],都是这个意思。作为诗人兼画家[g]的王维,深懂此中奥秘,因而能用[古]只有四十个字的一首五言律诗,为[诗]偌大一座终南山传神写照,“以不[坊]全求全”,从而收到了“以少总多[文]”,“意余于象”的艺术效果。

  诗旨在咏叹终南山的宏伟壮大。首联写远景,以艺术的夸张,极言山之高远。颔联写近景,身在山中之所见,铺叙云气变幻,移步变形,极富含蕴。颈联进一步写山之南北辽阔和千岩万壑的千形万态。末联写为了入山穷胜,想投宿山中人家。“隔水”二字点出了作者“远望”的位置。全诗写景、写人、写物,动如脱兔,静若淑女,有声有色,意境清新、宛若一幅山水画。

创作背景

  公元741年(开元二十九年)至公元744年(天宝三年)之间,王维曾隐居于长安附近的终南山,这首诗大概是诗人隐居终南期间的作品。

王维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