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嵩山作》
王维唐代

清川带长薄,车马去闲闲。

流水如有意,暮禽相与还。

荒城临古渡,落日满秋山。

迢递嵩高下,归来且闭关。

作者简介:

wangwei.png王维:【wáng wéi】

(701(699)年-761年),字摩诘,号摩诘居士。汉族,河东蒲州(今山西运城)人,祖籍山西祁县,唐朝诗人、画家,有“诗佛”之称。

王维精通佛学,受禅宗影响很大。佛教有一部《维摩诘经》,是王维名和字的由来。王维诗书画都很有名,多才多艺,音乐也很精通,与孟浩然合称“王孟”。

学庄信道,精通诗、书、画、音乐等,以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尤长五言,多咏山水田园。苏轼评价其:“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王维是盛唐诗人的代表,今存诗400余首,重要诗作有《相思》《山居秋暝》等。

王维出身河东王氏,于唐玄宗开元九年(721年)中进士第,为太乐丞。历官右拾遗、监察御史、河西节度使判官。天宝年间,拜吏部郎中、给事中。安禄山攻陷长安时,被迫受伪职。长安收复后,被责授太子中允。唐肃宗乾元年间任尚书右丞,世称“王右丞”。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清澈的流水环绕一片草木丛生的沼[文]泽地,驾着车马徐徐而去从容悠闲[章]

流水有意与我同去永不回返,暮鸟[来]有心跟我一起倦飞知还。

荒凉的城池紧挨着古老的渡口,落[自]日的余晖洒满经秋的重山。

远远地来到嵩山脚下安家落户,紧[r]闭房门谢绝世俗度过晚年。

注释

嵩山:五岳之一,称中岳,地处河[i]南省登封市西北面。

清川:清清的流水,当指伊水及其[j]支流。清:一作“晴”。川:河川[i]。带:围绕,映带。薄:草木丛生[f]之地,草木交错曰薄。

去:行走。闲闲:从容自得的样子[a]

暮禽:傍晚的鸟儿。禽:一作“云[n]”。相与:相互作伴。

荒城:按嵩山附近如登封等县,屡[g]有兴废,荒城当为废县。临:当着[古]。古渡:指古时的渡口遗址。

迢递:遥远的样子。递:形容遥远[诗]。嵩高:嵩山别称嵩高山。

且:将要。闭关:佛家闭门静修。这里有闭户不与人来往之意。闭:一作“掩”。

作品赏析

  此诗通过描写作者辞官归隐嵩山途[坊]中所见的景色,抒发了作者恬静淡[文]泊的闲适心情。首联写归隐出发时[章]的情景;颔联写水写鸟,其实乃托[来]物寄情,写自己归山悠然自得之情[自],如流水归隐之心不改,如禽鸟至[r]暮知还;颈联写荒城古渡,落日秋[i]山,是寓情于景,反映诗人感情上[j]的波折变化;尾联写山之高,点明[i]作者的归隐地点和归隐宗旨。全诗[f]质朴清新,自然天成,尤其是中间[a]两联,移情于物,寄情于景,意象[n]疏朗,感情浓郁,诗人随意写来,[g]不见斧凿之迹,却得精巧蕴藉之妙[古]

  “清川带长薄,车马去闲闲。”首[诗]联描写归隐出发时的情景,扣题目[坊]中的“归”字。清澈的河川环绕着[文]一片长长的草木丛生的草泽地,离[章]归的车马缓缓前进,显得那样从容[来]不迫。这里所写望中景色和车马动[自]态,都反映出诗人归山出发时一种[r]安详闲适的心境。

  中间四句进一步描摹归隐路途中的[i]景色。第三句“流水如有意”承“[j]清川”,第四句“暮禽相与还”承[i]“长薄”,这两句又由“车马去闲[f]闲”直接发展而来。这里移情及物[a],把“流水”和“暮禽”都拟人化[n]了,仿佛它们也富有人的感情:河[g]川的清水在汩汩流淌,傍晚的鸟儿[古]飞回林木茂盛的长薄中去栖息,它[诗]们好像在和诗人结伴而归。

  两句表面上是写“水”和“鸟”有[坊]情,其实还是写作者自己有情:一[文]是体现诗人归山开始时悠然自得的[章]心情,二是寓有作者的寄托。“流[来]水”句比喻一去不返的意思,表示[自]自己归隐的坚决态度;“暮禽”句[r]包含“鸟倦飞而知还”之意,流露[i]出自己退隐的原因是对现实政治的[j]失望厌倦。所以此联也不是泛泛的[i]写景,而是景中有情,言外有意的[f]

  “荒城临古渡,落日满秋山。”这[a]一联运用的还是寓情于景的手法。[n]两句十个字,写了四种景物:荒城[g]、古渡、落日、秋山,构成了一幅[古]具有季节、时间、地点特征而又色[诗]彩鲜明的图画:荒凉的城池临靠着[坊]古老的渡口,落日的余晖洒满了萧[文]飒的秋山。这是傍晚野外的秋景图[章],是诗人在归隐途中所看到的充满[来]黯淡凄凉色彩的景物,对此加以渲[自]染,正反映了诗人感情上的波折变[r]化,衬托出作者越接近归隐地就越[i]发感到凄清的心境。

  “迢递嵩高下,归来且闭关。”“[j]迢递”是形容山高远的样子,对山[i]势作了简练而又形象的描写。“嵩[f]高”,即嵩山。前句交待归隐的地[a]点,点出题目中的“嵩山”二字。[n]“归来”,写明归山过程的终结,[g]点出题目中的“归”字。“闭关”[古],不仅指关门的动作,而且含有闭[诗]门谢客的意思。后句写归隐后的心[坊]情,表示要与世隔绝,不再过问社[文]会人事,最终点明辞官归隐的宗旨[章],这时感情又趋向冲淡平和。

  整首诗写得很有层次。随着诗人的笔端,既可领略归山途中的景色移换,也可隐约触摸到作者感情的细微变化:由安详从容,到凄清悲苦,再到恬静澹泊。说明作者对辞官归隐既有闲适自得,积极向往的一面,也有愤激不平,无可奈何而求之的一面。诗人随意写来,不加雕琢,可是写得真切生动,含蓄隽永,不见斧凿的痕迹,却又有精巧蕴藉之妙。方回说:“不求工而未尝不工。”正道出了这首诗不工而工,恬淡清新的特点。

创作背景

  开元(唐玄宗年号,公元713—741年)中,唐玄宗常住东都洛阳,所以王维从济州(今山东省济宁市)贬所返回后,在洛阳附近的嵩山也有隐居之所。这首诗就是他从长安(今陕西省西安市)回嵩山时所作的。

王维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