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青萝》
李商隐唐代

残阳西入崦,茅屋访孤僧。

落叶人何在,寒云路几层。

独敲初夜磬,闲倚一枝藤。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

作者简介:

lishangyin.jpg李商隐:【lǐ shāng yǐn】

(约813年-858年),字义山,号玉溪(谿)生、樊南生,唐代著名诗人,祖籍河内(今河南省焦作市)沁阳,出生于郑州荥阳。

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诗人之一,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因诗文与同时期的段成式、温庭筠风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故并称为“三十六体”。

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但部分诗歌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

因处于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后葬于家乡沁阳(今河南焦作市沁阳与博爱县交界之处)。作品收录为《李义山诗集》。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夕阳落入崦嵫山中,我去探访一位[文]独自住在茅屋中的僧人。

树林落叶纷纷,不知僧人住在何处[章]?沿着寒云缭绕的山路,盘曲而上[来],不知走了几重。

夜幕降临,僧人在茅屋中独自敲磬[自]诵经,闲适的靠着一枝青藤与他交[r]谈。

大千世界俱是微生,我还谈什么爱[i]和恨呢?

注释

青萝:一种攀生在石崖上的植物,[j]此处代指山。南朝江淹《江上之山[i]赋》:“挂青萝兮万仞,竖丹石兮[f]百重。”

崦(yān):即“崦嵫(zī)[a]”, 山名,在甘肃。古时常用来指太阳[n]落山的地方。

初夜:黄昏。

磬(qìng):古代打击乐器,[g]形状像曲尺,用玉、石制成,可悬[古]挂。佛寺中使用的一种钵状物,用[诗]铜铁铸成,既可作念经时的打击乐[坊]器,亦可敲响集合寺众。

“世界”句:语本《法华经》:“[文]书写三千大千世界事,全在微生中[章]。”意思是大千世界俱是微生,我[来]还谈什么爱和恨呢?

宁:为什么。

作品赏析

  这首诗首联写诗人寻访僧人之事;[自]颔联写诗人寻访所经之路程、所见[r]之景物;颈联写诗人黄昏时才寻到[i]僧人,以精炼的笔墨描绘了僧人的[j]简静生活;尾联写诗人获得了思想[i]的启迪。诗所表达的是一种不畏辛[f]劳艰险、一心追寻禅理、淡泊之怀[a]面对仕途荣辱的愿望,既赞美了僧[n]人清幽简静的生活,又表现出诗人[g]对禅理的领悟,淡泊之怀面对现实[古]、从容之心面对仕途荣辱。此诗语[诗]言凝炼,富于蕴藏,层次清晰。

  “残阳西入崦,茅屋访孤僧。”写[坊]诗人寻访僧人之事。时当红日西沉[文]山谷,诗人进入山中,去拜访一位[章]住在茅屋中的僧人。“茅屋”,写[来]出僧人居处的简朴,“孤僧”,写[自]出僧人的不厌孤独。而诗人此时正[r]逢生活清苦、亲朋离散的艰难岁月[i],他寻访这样一位清苦而孤居的僧[j]人,显然是要从对方身上获得启示[i],以解除自身的苦恼。清苦人寻清[f]苦地,孤独客访孤独僧,俗与佛已[a]有了精神交流的契机。

  “落叶人何在,寒云路几层。”写[n]诗人寻访所经之路程、所见之景物[g]。“落叶人何在,寒云路几层。”[古]时当深秋,满山的林木飘下纷纷的[诗]黄叶,诗人要找的那位孤僧,却不[坊]知住在哪里。“人何在”,使人联[文]想到诗人于山林间四处张望的神态[章],显现出山间林木的密集和僧人的[来]幽藏,愈发表现出这位孤僧远避红[自]尘的意趣,这正是诗人探访的目的[r]。对句更将僧人的幽藏作进一步的[i]渲染:诗人沿着寒云缭绕的山路,[j]盘曲而上,已不知把那盘山之路走[i]了几重。山路入云,已见其高,何[f]况入的是“寒云”。“寒云路几层[a]”不仅写出僧人的高居尘上,也写[n]出诗人不畏辛劳和艰险、—心追寻[g]禅理的热切之举。此联二句写景而[古]兼记行踪,景中暗含着僧人和诗人[诗]的影子,言筒意丰,蕴藏极富,堪[坊]称方家妙笔。

  “独敲初夜磬,闲倚一枝藤。”以[文]精炼的笔墨描绘了僧人的简静生活[章]:“独敲初夜磐,闲倚一枝藤。”[来]“初夜”二字与首句“残阳”相关[自]照,写出到达茅屋的时间。夜幕降[r]临,僧人在茅屋中独自敲磐诵经。[i]“独”字与次句的“孤”字相呼应[j],因为是“孤僧”,所以独自敲磐[i]。虽只身独处,而未怠佛事,可见[f]其对佛的虔诚。诗人此时站在茅屋[a]外边,耳听清脆的磐声,眼望寂静[n]的星辰,深感佛界的静谧与安详,[g]此中再无红尘之困扰。待到僧人佛[古]事已毕,诗人走进茅屋,与之交谈[诗],对交谈的情状仅用“闲倚一枝藤[坊]”五个字概括,却内蕴丰富。“藤[文]”是藤条做的手杖,极为简朴,僧[章]人所“倚”,仅此而已,生活之清[来]苦可以想见;难得的是僧人那份“[自]闲”态,居清贫而安闲自如,从容[r]不迫。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写[i]诗人获得了思想的启迪。“世界微[j]尘里,吾宁爱与憎。”佛教认为大[i]千世界全在微尘之中,人也不过就[f]是微尘而已。诗人领悟了这个道理[a],表示今后不再纠缠爱憎,众心净[n]虑,以淡泊之怀面对仕途荣辱。

  综观此诗,语言凝炼,富于蕴藏,层次清晰。诗人先写出访,次写途中,再写遇僧,最后以思想收获作结。诗人先将笔墨集中在探访之上,描写僧人居住状态的孤独。用“独敲”一联勾勒,“独”字和“一”字均照应了第二句中的“孤”字。用“闲”字写出佛家对红尘物欲的否定,突显出诗人希望从佛教思想中得到解脱,将爱憎抛却,求得内心的宁静。最后写诗人访僧忽悟禅理之意,更衬出孤僧高洁的心灵。此诗所表达的就是一种不畏辛劳艰险、—心追寻禅理、淡泊之怀面对仕途荣辱的愿望,既赞美了僧人清幽简静的生活,又表现出诗人对惮理的领悟,淡泊之怀面对现实、从容之心面对仕途荣辱。

李商隐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