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阻风三峰下》
张孝祥宋代

满载一船秋色,平铺十里湖光。波神留我看斜阳,放起鳞鳞细浪。

明日风回更好,今宵露宿何妨。水晶宫里奏霓裳,准拟岳阳楼上。

作者简介:

zhangxiaoxiang.png张孝祥:【zhāng xiào xiáng】

(1132-1170),字安国,别号于湖居士,历阳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镇)人,卜居明州鄞县(今浙江宁波),唐代诗人张籍的七世孙。南宋著名词人,书法家。

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张孝祥状元及第,授承事郎,签书镇东军节度判官。历任秘书郎,著作郎,集英殿修撰,中书舍人等职,颇有政绩。乾道五年(1169年),以显谟阁直学士致仕。次年在芜湖病逝,年仅三十八岁。

张孝祥善诗文,尤工于词,上承苏轼,下开辛弃疾爱国词派的先河,风格宏伟豪放,为“豪放派”代表作家之一。与张元干一起号称南渡初期词坛双璧,在词史上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有《于湖居士文集》《于湖词》等传世。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满载着一船的秋色,行驶在广阔平[文]展的江面上。水神有意留住我观看[章]夕阳西下的美丽景色,吹起鳞鳞波[来]浪,泛起波光,让我再不能行往远[自]方。

如果明日风向回转,天气变好,那[r]么今夜露宿于此又有什么关系呢?[i]阵阵波涛声好似龙宫中奏演的《霓[j]裳羽衣曲》,明天准能在岳阳楼上[i]欣赏洞庭湖的美景胜状。

注释

山峰:指黄陵山。

(黄陵山在湖南湘阴县北洞庭湖边[f]。湘水由此入湖。相传山上有舜之[a]二妃娥皇、女英的庙,世称黄陵庙[n]。词题一作“黄陵庙”。词句也稍[g]有差异)

鳞鳞:形容波纹细微如鱼鳞。

风回:指风向转为顺风。

水晶宫:古代传说水中的宫殿。

霓裳:即《霓裳羽衣曲》,唐代著名乐舞名。

作品赏析:

  《西江月·阻风山峰下》上片写行船遇风受阻,泊舟山下的所见与感受。

  “满载一船秋色,平铺十里湖光。”开头两句,写风尚未起时的风光。“一船秋色”由作者的感受着笔,勾勒出时令特征,引人遐想,可以想见,此时周围的山色浓郁苍翠,万物生机勃勃,开花的花朵艳丽,结果的果实累累;“十里湖光”写出湖面宽广坦荡。这两个对偶句用“满载”和“平铺”相对,将湖光和山色一并画出,前句说美丽的秋景尽收眼底;后句说无风时湖水平稳,远远望去,就象“平铺”在那儿。水光山色,交相辉映,船上人心旷神怡,其乐无穷。此二句纯属写景,而作者张孝祥欣悦之情尽在其中,即所谓景中有情。

  “波神”二句说,水神有意留住我观看夕阳西下的美丽景色,放起鱼鳞般的波纹。这是写的天气咋变,微风初起时的湖上景色,也是变天的前兆。有经验的船工势必要抛锚停舟,采取应急措施,因为这霞光辉映,“鳞鳞细浪”过后,将是范仲淹在《岳阳楼记》中描写的“浊浪排空”、“樯倾楫摧”的恶劣天气。这两句以幽默的手法写航船遇风受阻被迫停泊的情景,反衬出作者此时的心境十分安闲自在。用“斜阳”点明时间是傍晚,以“细浪”说明天气变化,要起风,皆是妙笔。

  《西江月·阻风山峰下》下片写停船后作者的心里活动。“明日风回更好”,写他期待风向回转,天气变好,及时登程的心情。“今宵露宿何妨?”“何妨”,犹言“有什么关系呢”,实际上是无可奈何的话,但也表现了他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露宿”时的旷达胸襟。“水晶宫里奏霓裳”,“水晶宫”,俗谓“龙宫”;“霓裳”,即《霓裳羽衣曲》,一支大型歌舞曲的名字。作者听到阵阵波涛声,奇特的想象油然而生,把水声比喻作龙宫的音乐。龙宫既然奏欢庆之乐,明日准是好天气,航船正常前进,“准拟岳阳楼上”,尾句设想,明天准能在岳阳楼上欣赏洞庭湖的美景胜状。

  《西江月·阻风山峰下》写航船遇风受阻的情景,写景、抒情,乃至对“明日”的设想,着笔轻松,无半点沮丧之处。全词语言浅易而意境幽雅,读来只觉作者张孝祥对山水无限热爱,却不见船遇逆风受阻的懊恼,这是此词的特色,作者张孝祥构思独到之处。

创作背景

  公元1167年(在宋孝宗乾道三年)张孝祥当时正在知潭州(今湖南长沙市)。后改官离开湖南,乘舟北上,途经洞庭湖畔的黄陵山时,遇风受阻,于是写了这首词。《宋六十名家词》题作《黄陵庙》,个别语句亦稍有出入。

张孝祥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