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悯农二首·其一》
李绅唐代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作者简介:

lishen.jpg李绅:【lǐ shēn】

(772~846),字公垂,唐朝宰相、诗人,中书令李敬玄曾孙。生于乌程(今浙江湖州),长于润州无锡(今属江苏),生平卷入牛李党争,为李(德裕)党重要人物。

李绅六岁丧父,随母迁无锡(今江苏无锡)。806年进士及第,补国子助教,历任江、滁、寿、汴等州刺史等职,封赵国公,为相四年,出为淮南节度使;846年病逝于扬州,追赠太尉,谥号“文肃”。

李绅一生最闪光的部分在于诗歌,与元稹白居易交游甚密,为新乐府运动的倡导者和参与者,青年写有《悯农二首》,脍炙人口,妇孺皆知,流传甚广,千古传诵,被誉为悯农诗人。

有《乐府新题》二十首,已佚,《全唐诗》录其《追昔游诗》三卷、《杂诗》一卷,今编为四卷,另有《莺莺歌》,保存在《西厢记诸宫调》中。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春天播种下一粒种子,到了秋天就[文]可以收获很多的粮食。

天下没有一块不被耕作的田,可仍[章]然有种田的农夫饿死。

注释

悯:怜悯。这里有同情的意思。诗[来]一作《古风二首》。这两首诗的排[自]序各版本有所不同。

粟:泛指谷类。

秋收:一作“秋成”。

子:指粮食颗粒。

四海:指全国。

闲田:没有耕种的田。

犹:仍然。

作品赏析:

  这首诗首诗具体而形象地描绘了到处硕果累累的景象,突出了农民辛勤劳动获得丰收却两手空空、惨遭饿死的现实问题。

  本诗开头,就以“一粒粟”化为“万颗子”具体而形象地描绘了丰收,用“种”和“收”赞美了农民的劳动。第三句再推而广之,展现出四海之内,荒地变良田,这和前两句联起来,便构成了到处硕果累累,遍地“黄金”的生动景象。“引满”是为了更有力的“发”,这三句诗人用层层递进的笔法,表现出劳动人民的巨大贡献和无穷的创造力,这就使下文的反结变得更为凝重,更为沉痛。

  “农夫犹饿死”,它不仅使前后的内容连贯起来了,也把问题突出出来了。勤劳的农民以他们的双手获得了丰收,而他们自己还是两手空空,惨遭饿死。诗迫使人们不得不带着沉重的心情去思索“是谁制造了这人间的悲剧”这一问题。诗人把这一切放在幕后,让读者去寻找,去思索。要把这两方综合起来,那就正如马克思所说的:“劳动替富者生产了惊人作品(奇迹),然而,劳动替劳动者生产了赤贫。劳动生产了宫殿,但是替劳动者生产了洞窟。劳动生产了美,但是给劳动者生产了畸形。”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这个春种秋收的景象大概是人人习见,众人皆知的,然而往往难于像诗人那样去联系社会、阶级而思考一些问题。诗人却想到了,他从“四海无闲田”的大丰收景象里看到“农夫犹饿死”的残酷现实。这一点拨就异常惊人醒目,自然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其次,诗人在阐明上述的内容时,不是空洞抽象地叙说和议论,而是采用鲜明的形象和深刻的对比来揭露问题和说明道理,这就使人很容易接受和理解。像这首诗的前三句,从总体意义来说都是采用了鲜明的形象概括了农民在广大田野里春种秋收等繁重劳动的辛苦。这些辛苦并换来了大量的粮食,该说是可以生活下去的,但最后一句却凌空一转,来了个“农夫犹饿死”的事实。这样,前后的情况形成鲜明的对比,引发读者从对比中去思考问题,得出结论,如此就比作者直接把观点告诉读者要深刻有力得多。

创作背景

  根据唐代范摅《云溪友议》和《旧唐书·吕渭传》等书的记载,大致可推定这组诗为李绅于唐德宗贞元十五年(公元799年)所作。

李绅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