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张仆射塞下曲·其一》
卢纶唐代

鹫翎金仆姑,燕尾绣蝥弧。

独立扬新令,千营共一呼。

作者简介:

lulun.jpg卢纶:【lú lún】

(739年—799年),字允言,河中蒲州(今山西永济县)人,祖籍范阳涿县(今河北涿州),出身范阳卢氏北祖第四房,是北魏济州刺史、光禄大夫卢尚之的后人,唐代诗人,大历十才子之一。

唐玄宗天宝末年举进士,遇乱不第;唐代宗朝又应举, 屡试不第。大历六年,经宰相元载举荐,授阌乡尉;后由宰相王缙荐为集贤学士,秘书省校书郎,升监察御史。出为陕州户曹、河南密县令。之后元载、王缙获罪,遭到牵连。唐德宗朝,复为昭应县令,出任河中元帅浑瑊府判官,官至检校户部郎中,不久去世。

著有《卢户部诗集》。

译文及注释

译文

身佩雕羽制成的金仆姑好箭,

旌旗上扎成燕尾蝥弧多鲜艳。

大将军威严地屹立发号施令,

千军万马一呼百应动地惊天。

注释

鹫:大鹰;

翎:羽毛;

金仆姑:箭名。

燕尾:旗上的飘带;

蝥弧:旗名。

古诗赏析

  此诗一题《和张仆射塞下曲》。诗[文]共六首,分别写发号施令、射猎破[章]敌、奏凯庆功等等军营生活。语多[来]赞美之意。此作为第一首,歌咏边[自]塞景物,描写将军发号时的壮观场[r]面。

  前两句用严整的对仗,精心刻划出[i]将军威猛而又矫健的形象。“鹫翎[j]金仆姑”,是写将军的佩箭。“金[i]仆姑”,箭名,《左传》:“乘丘[f]之役,公以金仆姑射南宫长万。”[a]箭用金做成,可见其坚锐。并且用[n]一种大型猛禽“鹫”的羽毛(“翎[g]”)来做箭羽,既美观好看,发射[古]起来又迅疾有力,威力无穷。“燕[诗]尾绣蝥弧”,是写将军手执的旗帜[坊]。“绣蝥弧”,一种军中用作指挥[文]的旗帜,《左传》:“颖考叔取郑[章]之旗蝥弧以先登。”这种象燕子尾[来]巴形状的指挥旗,是绣制而成的,[自]在将军手中显得十分精美。这两句[r]没有直接写将军的形貌,只是从他[i]身上惹人注目的佩箭、旗帜落笔,[j]而将军的矫健身影已经屹立在读者[i]面前。诗中特意指出勇猛的“鹫”[f]和轻捷的“燕”这两种飞禽,借以[a]象征人物的精神状态。通过这两句[n]的描写、衬托,一位威武而又精明[g]干练的军事将领的形象,跃然纸上[古]

  后两句写发布新令。将军岿然独立[诗],只将指挥令旗轻轻一扬,那肃立[坊]在他面前的千营军士,就齐声发出[文]呼喊,雄壮的呐喊之声响彻云天、[章]震动四野,显示出了豪壮的军威。[来]“独立”二字,使前两句中已经出[自]现的将军形象更加挺拔、高大,并[r]且与后面的“千营”形成极为悬殊[i]的数字对比,以表明将军带兵之多[j],军事地位之显要,进一步刻划了[i]威武形象。那令旗轻轻一扬,就“[f]千营共一呼”,在整齐而雄壮的呐[a]喊声中,“千营”而“一”,充分[n]体现出军队纪律的严明,以及将军[g]平时对军队的严格训练,显示出了[古]无坚不摧、无攻不克的战斗力。这[诗]一句看似平平叙述,但却笔力千钧[坊],使这位将军的形象更为丰满突出[文],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五言绝句中,像这首诗这样描写场面如此壮阔,声势如此浩大的作品,并不多见。前两句对仗工整,在严整中收敛力量;后两句改为散句,将内敛的力量忽然一放,气势不禁奔涌而出。这一敛一放,在极少的文字中,包孕了极为丰富的内容,显示出强大的力量。

卢纶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