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易于挽舟》
孙樵唐代

  何易于尝为益昌令,县距刺史治所四十里,城嘉陵江南。刺史崔朴尝乘春自上游,多从宾客歌酒。泛舟东下,直出益昌旁。至则索民挽舟。易于即自腰笏,引舟上下。刺史惊问状,易于曰:“方春,百姓不耕即蚕,隙不可夺。易于为县令,当其无事,可以充役。”刺史与宾客跳出舟,偕骑还去。

作者简介:

孙樵:【sūn qiáo】

生卒年均不详,(约公元867年前后在世),字可之,约唐懿宗咸通中前后在世。唐宣宗大中九年,登进士第,官至中书舍人。所做古文,刻意求新,自称是韩愈的四传弟子。

广明初,黄巢入长安。樵随僖宗奔赴歧陇,授职方郎中,上柱国,赐紫金鱼袋。樵尝删择所作,得三十五篇,为《经维集》三卷,《新唐书艺文志》传于世。

译文及注释

译文

  何易于曾经做过益昌县县令。益昌[文]县离刺史的治所四十里,县城在嘉[章]陵江南岸。有一次,刺史崔朴曾经[来]趁着春光明媚,带了许多宾客,坐[自]着大船,唱歌喝酒,从上游放舟东[r]下,船一直到益昌县附近。船到,[i]就下令要民夫拉纤。何易于就亲自[j]把手板插在腰带里,拉着纤,跑上[i]跑下奔忙。刺史发现县令在拉纤,[f]很吃惊,问他为什么。何易于说:[a]“现在正是春天,百姓不是忙于春[n]耕,就在养桑喂蚕,一点点时间都[g]不能损失。易于是您主管下的县令[古],现在没什么事干,可以来承当这[诗]个差使。”刺史(听了很羞愧)和[坊]几个宾客跳出船舱,上岸骑马一起[文]回去了。

注释

乘春:乘着春天的美景。

挽舟:指拉纤。

腰笏(hù):把手板插在腰带上[章]

隙:空闲,这里指时间。

属令:属于县的县令。

孙樵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