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望》
杜甫唐代

西山白雪三城戍,南浦清江万里桥。

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

惟将迟暮供多病,未有涓埃答圣朝。

跨马出郊时极目,不堪人事日萧条。

作者简介:

dufu.jpg杜甫:【dù fǔ】

(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共有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大多集于《杜工部集》。

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

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

杜甫少年时代曾先后游历吴越和齐赵,其间曾赴洛阳应举不第。三十五岁以后,先在长安应试,落第;后来向皇帝献赋,向贵人投赠。官场不得志,亲眼目睹了唐朝上层社会的奢靡与社会危机。

乾元二年(759年)杜甫弃官入川,虽然躲避了战乱,生活相对安定,但仍然心系苍生,胸怀国事。杜甫创作了《登高》《春望》《北征》以及“三吏”、“三别”等名作。

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大历五年(770年)冬,杜甫病逝,时年五十九岁。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称其杜拾遗、杜工部,也称他杜少陵、杜草堂。

译文及注释

译文

西山白雪皑皑重兵三城戍守,南郊[文]外的万里桥,跨过泱泱的锦江。

因海内战争不息几个兄弟音讯阻隔[章],我流落天涯潸然泪下身心遥。

惟将迟暮的年光,交与多病的身躯[来];至今无点滴功德,报答贤明的圣[自]皇。

我骑马来到郊外时放眼远眺,无法[r]忍受人世间之事日渐萧条。

注释

西山:在成都西,主峰雪岭终年积[i]雪。

三城:指松(今四川松潘县)、维[j](故城在今四川理县西)、保(故[i]城在理县新保关西北)三州。城,[f]一作“年”,一作“奇”。

戍:防守。三城为蜀边要镇,吐蕃[a]时相侵犯,故驻军守之。

南浦:南郊外水边地。

清江:指锦江。

万里桥:在成都城南。蜀汉费祎访[n]问吴国,临行时曾对诸葛亮说:“[g]万里之行,始于此桥。”这两句写[古]望。

风尘:指安史之乱导致的连年战火[诗]

诸弟:杜甫四弟:颖、观、丰、占[坊]。只杜占随他入蜀,其他三弟都散[文]居各地。

迟暮:这时杜甫年五十。

供多病:交给多病之身了。供,付[章]托。

涓埃:滴水、微尘,指毫末之微。[来]

日:一作“自”。

古诗赏析

  诗以“野望”为题 ,是诗人跃马出郊时感伤时局、怀[自]念诸弟的自我写照。

  首两句写野望时所见西山和锦江。[r]西山主峰终年积雪,因此以“白雪[i]”形容。三城,在当时驻军严防吐[j]蕃入侵,是蜀地要镇。

  中间四句是野望时触发的有关国家[i]和个人的感怀。三四句由战乱推出[f]怀念诸弟,自伤流落的情思。海内[a]外处处烽火,诸弟流散,此时“一[n]身遥”客西蜀,如在天之一涯。诗[g]人怀念家国,不禁“涕泪”横流。[古]真情实感尽皆吐露不由人不感动。[诗]

  五六句又由“ 天涯”“一身”引出残年“多病”[坊],“未”贡微力,无补“圣朝”的[文]内愧。杜甫时年五十,因此说已入[章]“迟暮”之年。他叹息说:我只有[来]将暮年付诸给“多病”之身,但“[自]未有”丝毫贡献,报答“圣朝”,[r]是很感惭愧的。

  杜甫虽流落西蜀,而报效李唐王朝[i]之心,却始终未改,足见他的爱国[j]意识是很强烈的。中间四句,由于[i]连用对偶尔将诗人的家国之忧,身[f]世之感,特别是报效李唐王朝之心[a],艺术地得到有效概括。

  七八句最后点出“野望”的方式和[n]深沉的忧虑。“人事”,人世间的[g]事。由于当时西山三城列兵防戍,[古]蜀地百姓赋役负担沉重,杜甫深为[诗]民不堪命而对世事产生“日” 转“萧条”的隐忧。这是结句用意[坊]所在。诗人从草堂“跨马”,走“[文]出”南“郊”,纵目四“望”。“[章] 南浦清江万里桥”是近望之景。“[来]西山白雪三城戍 ”,是远望之景。他由“三城戍”[自]引出成乱的感叹,由“万里桥”兴[r]起出蜀之意。这是中间四句有关家[i]国和个人忧念产生的原因。

  杜甫“跨马出郊 ”,“极目”四“望”,原本为了[j]排遣郁闷 。但爱国爱民的感情,却驱迫他由[i]“望 ”到的自然景观引出对国家大事、[f]弟兄离别和个人经历的种种反思。[a]一时间,报效国家、怀念骨肉和伤[n]感疾病等等思想感情,集结心头。[g]尤其为“迟暮”“多病”发愁,为[古]“涓埃”未“答”抱愧。

  此诗前三联写野望时思想感情的变化过程,即由向外观察转为向内审视。尾联才指出由外向到内向的原因。在艺术结构上,颇有控纵自如之妙。

创作背景

  公元760年(唐肃宗上元元年)夏天,诗人杜甫在朋友的资助下,在四川成都郊外的浣花溪畔盖了一间草堂,在饱经战乱之苦后,生活暂时得到了安宁,妻子儿女同聚一处,重新获得了天伦之乐。这首诗作于定居草堂的第二年。

杜甫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