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
杜甫唐代

国初已来画鞍马,神妙独数江都王。

将军得名三十载,人间又见真乘黄。

曾貌先帝照夜白,龙池十日飞霹雳。

内府殷红玛瑙盘,婕妤传诏才人索。

盘赐将军拜舞归,轻纨细绮相追飞。

贵戚权门得笔迹,始觉屏障生光辉。

昔日太宗拳毛騧,近时郭家狮子花。

今之新图有二马,复令识者久叹嗟。

此皆骑战一敌万,缟素漠漠开风沙。

其余七匹亦殊绝,迥若寒空动烟雪。

霜蹄蹴踏长楸间,马官厮养森成列。

可怜九马争神骏,顾视清高气深稳。

借问苦心爱者谁,后有韦讽前支遁。

忆昔巡幸新丰宫,翠华拂天来向东。

腾骧磊落三万匹,皆与此图筋骨同。

自从献宝朝河宗,无复射蛟江水中。

君不见金粟堆前松柏里,龙媒去尽鸟呼风。

作者简介:

dufu.jpg杜甫:【dù fǔ】

(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共有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大多集于《杜工部集》。

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

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

杜甫少年时代曾先后游历吴越和齐赵,其间曾赴洛阳应举不第。三十五岁以后,先在长安应试,落第;后来向皇帝献赋,向贵人投赠。官场不得志,亲眼目睹了唐朝上层社会的奢靡与社会危机。

乾元二年(759年)杜甫弃官入川,虽然躲避了战乱,生活相对安定,但仍然心系苍生,胸怀国事。杜甫创作了《登高》《春望》《北征》以及“三吏”、“三别”等名作。

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大历五年(770年)冬,杜甫病逝,时年五十九岁。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称其杜拾遗、杜工部,也称他杜少陵、杜草堂。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开国以来善画鞍马的画家中,画技[文]最精妙传神只数江都王。

曹将军画马出名已有三十载,人间[章]又见古代真正神马“乘黄”。

他曾描绘玄宗先帝的“照夜白”,[来]画得象池龙腾飞十日声如雷。

皇宫内库珍藏的殷红玛瑙盘,婕妤[自]传下御旨才人将它取来。

将军接受赐盘叩拜皇恩回归,轻纨[r]细绮相继赐来快速如飞。

贵戚们谁得到曹将军亲笔迹,谁就[i]觉得府第屏障增加光辉。

当年唐太宗著名宝马“拳毛?”。[j]近代郭子仪家中好驹“狮子花”。[i]

而今新画之中就有这两匹马,使得[f]识马的人久久感慨赞夸。

这都是战骑以一胜万的好马,展开[a]画绢如见奔马扬起风沙。

其余七匹也都是特殊而奇绝,远远[n]看去象寒空中飘动烟雪。

霜蹄骏马蹴踏在长楸大道间,专职[g]马倌和役卒肃立排成列。

可爱的九匹马神姿争俊竞雄,昂首[古]阔视显得高雅深沉稳重。

请问有谁真心喜爱神姿骏马?后世[诗]韦讽前代支遁名传天下。

想当年玄宗皇上巡幸新丰宫,车驾[坊]上羽旗拂天浩荡朝向东。

腾飞跳跃精良好马有三万匹,匹匹[文]与画图中马的筋骨雷同。

譬如河宗献宝之后穆王归天,唐玄[章]宗再也不能去射蛟江中。

你没看见金粟堆前松柏林里,良马[来]去尽徒见林鸟啼雨呼风。

注释

照夜白:马名。

龙池:在唐宫内。

支遁:东晋名僧,养马数匹,有人[自]说道人养马不清高,答:“贫道爱[r]其神骏。”此处比喻韦讽极爱曹霸[i]的画马。“自从献宝朝河宗”:此[j]句意指玄帝已经去世。

金粟堆:玄宗的陵墓,在今陕西省蒲城县东。

古诗赏析

  这首诗是广德二年(764),杜[i]甫在阆州录事参军韦讽宅观看他收[f]藏的曹霸所画的“九马图”后所作[a]的题画诗。唐朝初年,江都王李绪[n]善画马,张彦远《历代名画记》称[g]他“多才艺,善书画,鞍马擅名。[古]”到开元、天宝时代,曹霸画马出[诗]神入化,名声更显,赵子昂说:“[坊]唐人善画马者众,而曹、韩(干)[文]为之最。”(汤垕《画鉴》引)所[章]以开端四句,诗人先引江都王衬托[来]曹霸,说曹霸“得名三十载”,人[自]们才又能见到神骏之马。将军,因[r]为曹霸官至左武卫将军,故以“将[i]军”代曹霸以显尊金。乘黄,马名[j],其状如狐,背上有两角,出《山[i]海经》,本诗特借以形容马的神奇[f]骏健。

  诗人不落窠臼,却先用八句诗,从[a]曹霸画“照夜白”马说来,详细叙[n]述曹霸受到玄宗恩宠和艺名大振的[g]往事,为描写九马图铺叙,并伏下[古]末段诗意。“曾貌先帝照夜白”,[诗]貌,描画;先帝,指玄宗;照夜白[坊],玄宗坐骑名。曹霸所画照夜白,[文]形象夺真,感动龙池里的龙,连日[章]挟带风雷飞舞,此谓“龙池十日飞[来]霹雳”。“内府”二句,写玄宗喜[自]爱曹霸的马画,命婕妤传达诏书,[r]才人手捧“内府殷红玛瑙盘”,向[i]曹霸索取并盛放照夜白图。婕妤,[j]正三品女官,才人,正四品女官,[i]玛瑙盘极为名贵,足见恩宠之重。[f]“ 盘赐将军”,以下四句,描写曹霸[a]受玄宗赏识、恩赐以后,声名大振[n],带着“轻纨细绮”上门求画的人[g],络绎不绝,连达官贵戚也以求得[古]曹霸画作而感到光荣。这一段,上[诗]四句用仄声韵,药、陌、锡韵通押[坊],下四句用平声微韵,诗韵的转换[文]与诗意的递变、层进相切合。

  “昔日太宗拳毛騧”以下十四句,[章]转入写马正位,具体绘写“九马图[来]”。诗人多层次、多角度地描写曹[自]霸所画的九匹马,错综写来,鲜活[r]生动。前六句,先写二马,“今之[i]新图有二马”,一为唐太宗的拳毛[j]騧,是太宗平定刘黑闼时所乘的战[i]骑,一为郭家狮子花,即九花虬,[f]是唐代宗赐给郭子仪的御马。二马[a]都是战骑,一以当万,因此诗人赞[n]道:“此皆战骑一敌万,缟素漠漠[g]开风沙。”缟素,是画绢。一打开[古]画卷,就见到二马在广邈的战地风[诗]沙中飞驰,诗人从逼真的角度,称[坊]誉图上二马画艺高超。“其余七匹[文]”以下四句,分别从七马的形貌、[章]奔驰、伏枥三个方面,再现画上七[来]马“殊绝”的神态,都是与众不同[自]的良马。“迥若”句,描摹七马形[r]貌,七马毛色或红、或白、或红白[i]相间,如霞雪飞动。“霜蹄”句,[j]是说有些马奔驰在长楸道上,践踏[i]霜雪。“马官”句,是说有些马在[f]厩里排列成行,由马官悉心厮养。[a]诗人先写二马,后写七马,又对“[n]九马图”作出总的评价:“可怜九[g]马争神骏,顾视清高气深稳。”九[古]马匹匹神骏,昂首顾视,神采飞扬[诗],气度稳健,惹人喜爱。这二句诗[坊],深得马的神趣,杨伦评之为“警[文]句”(《杜诗镜铨》),谁是苦心[章]爱马的人呢?诗人再一次运用陪衬[来]法,写道:“后有韦讽前支遁。”[自],以支遁衬托,是突现收藏九马图[r]的韦讽。这句诗赞誉韦讽风韵不凡[i]的品格和酷爱绘画艺术的高深素养[j],也遥扣题意。本段前六句用平声[i]麻韵,中四句用仄声屑韵,后四句[f]用仄声韵,上声阮、去声震通押,[a]韵转意换,诗思层次分明。

  最后一段共八句,押平声东韵(只[n]有一处为冬韵,通押),一韵到底[g]。前四句写玄宗巡幸骊山的盛况。[古]新丰宫,即骊山华清宫,唐京兆昭[诗]应县,汉代本名新丰,骊山在县境[坊]内。玄宗巡幸至骊山,帝辇翠华葳[文]蕤,旌旗拂天,数万匹厩马随从,[章]每种毛色的马列为一队,马队相间[来],远望如锦绣一般。“皆与此图筋[自]骨同”,是指真马与图上之马都是[r]良马。着此一句,扣全诗咏“九马[i]图”的题旨。后四句写玄宗入葬泰[j]陵后的萧竦景况,表现其“衰”。[i]“自从献宝朝河宗”句,借周穆王[f]的升遐比喻唐玄宗崩驾。河宗,即[a]河伯,周穆王西征,河伯朝见并献[n]上宝物,引导他西行,穆王由此归[g]天,(《穆天子传》)。“无复射[古]蛟江水中”,玄宗已卒,无人再来[诗]江边射蛟。此处用汉武帝的故事,[坊]《汉书·武帝纪》:“元封五年,[文]武帝自浔阳浮江,亲射蛟江中,获[章]之。”“君不见”二句,描写玄宗[来]陵前的萧条。龙媒,骏马,语出《[自]汉书·礼乐志》:“天马来,龙之[r]媒。”玄宗陵前松柏里,骏马都已[i]离去,只剩下鸟儿在松风中鸣叫。[j]唐玄宗喜爱马图,宠幸曹霸,巡幸[i]新丰宫,数万骏马随从,一旦归命[f],群马尽去,松柏含悲,这一结,[a]韵致悠长,盛衰之叹,俯仰感慨,[n]尽在其中。

  题画诗常见以画作真的手法,而杜甫这首题画马的诗,更是淋漓尽致,变幻莫测。“人间又见真乘黄”,“龙池十日飞霹雳”、“缟素漠漠开风沙”等句,以画马作真马,夸饰曹霸画艺神妙。诗人从画马说到画家的受宠幸,从画马说到真马,从真马说到时事,从玄宗的巡幸说到升遐,诗思不断拓展,寄托了诗人对玄宗的深情眷念。叙述真马、时事的时候,又不时插带一笔,照应马画,以画、以马作为线索,绾带全篇,正如陆时雍所论:“画中见真,真中带画,尤难。”(《唐诗镜》)全诗感慨深沉,波澜迭起,转笔陡健,脉络细密,章法纵横跌宕,气势雄浑激荡,情韵极尽沉郁顿挫,实为古今长篇题画诗中的杰作。在章法上错综绝妙。第一段四句先赞曹氏画技之高超。第二段八句追叙曹氏应诏画马时所得到荣誉和宠幸。第三段十句,写九马图之神妙及各马之姿态。第四段八句是照应第二段“先帝”的伏笔,从而产生今昔迥异之感。 诗以奇妙高远开首,中间翻腾跌宕,又以突兀含蓄收尾。写骏马极为传神,写情感神游题外,感人至深,兴味隽永。浦起龙《读杜心解》说:“身历兴衰,感时抚事,惟其胸中有泪,是以言中有物。”此言极是。

创作背景

此诗是在代宗广德二年作于成都。时诗人经历了玄宗、肃宗、代宗三朝,自有人世沧桑,浮生若梦之感。因而在诗中明以写马,暗以写人。写马重在筋骨气概,写人寄托情感抱负。赞九马图之妙,生今昔之感,字里行间流露作者对先帝忠诚之意。

杜甫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