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全椒山中道士》
韦应物唐代

今朝郡斋冷,忽念山中客。

涧底束荆薪,归来煮白石。

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

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作者简介:

weiyingwu.jpg韦应物:【wéi yīng wù】

(737~792),字义博,京兆杜陵(今陕西省西安市)人,汉族,唐朝时期大臣、藏书家,右丞相韦待价曾孙,宣州司法参军韦銮第三子。

出身京兆韦氏逍遥公房,以门荫入仕,起家右千牛备身,出任栎阳县令,迁比部郎中,加朝散大夫。外放治理滁州、江州刺史,检校左司郎中、苏州刺史,世称“韦苏州”、“韦左司”、“韦江州”。

贞元八年,去世,时年五十五岁,葬于少陵原。

今传有10卷本《韦江州集》、两卷本《韦苏州诗集》、10卷本《韦苏州集》,散文仅存一篇;诗风恬淡高远,以善于写景和描写隐逸生活著称。

译文及注释

译文

今天郡斋里很冷,忽然想起山中隐[文]居的人。

你一定在涧底打柴,回来以后煮些[章]清苦的饭菜。

想带着一瓢酒去看你,让你在风雨[来]夜里得到些安慰。

可是秋叶落满空山,什么地方能找[自]到你的行迹?

注释

寄:寄赠。

全椒:今安徽省全椒县,唐属滁州[r]

郡斋:滁州刺史衙署的斋舍。

山中客:指全椒县西三十里神山上[i]的道士。

涧:山间流水的沟。

束:捆。

荆薪:杂柴。

白石:《神仙传》云:“白石先生[j]者,中黄丈人弟子也,常煮白石为[i]粮,因就白石山居,时人故号曰白[f]石先生。”此指山中道士艰苦的修[a]炼生活。

瓢:将干的葫芦挖空,分成两瓣,[n]叫做瓢,用来作盛酒浆的器具。

风雨夕:风雨之夜。

空山:空寂的深山。

行迹:来去的踪迹。

古诗赏析

  此诗题目叫“寄全椒山中道士”。[g]既然是“寄”,自然会吐露对山中[古]道士的忆念之情。但忆念只是一层[诗],还有更深的一层,需要读者细心[坊]领略。

  诗的关键在于那个“冷”字。全诗[文]所透露的也正是在这个“冷”字上[章]。首句既是写出郡斋气候的冷,更[来]是写出诗人心头的冷。然后,诗人[自]由于这两种冷而忽然想起山中的道[r]士。山中的道士在这寒冷气候中到[i]涧底去打柴,打柴回来却是“煮白[j]石”。葛洪《神仙传》说有个白石[i]先生,“尝煮白石为粮,因就白石[f]山居。”还有道家修炼,要服食“[a]石英”。那么“山中客”是谁就很[n]清楚了。

  道士在山中艰苦修炼,诗人怀念老[g]友,想送一瓢酒去,好让他在这秋[古]风冷雨之夜,得到一点友情的安慰[诗]。然而诗人进一层想,他们都是逢[坊]山住山、见水止水的人,今天也许[文]在这块石岩边安顿,明天恐怕又迁[章]到别一处什么洞穴安身了。何况秋[来]天来了,满山落叶,连路也不容易[自]找,走过的脚迹自然也给落叶掩没[r]了,因而也不知去何处找对方。

  诗虽淡淡写来,却使读者能感到诗[i]人情感上的种种跳荡与反复。开头[j],是由于郡斋的冷而想到山中的道[i]士,再想到送酒去安慰他,终于又[f]觉得找不着他而无可奈何;而诗人[a]自己心中的寂寞之情,也终于无从[n]消解。

  诗人在风雨之夜想起友人,想带着[g]酒去拜访,可见两人的深厚友情。[古]而满山落叶,恐不能相遇,只能寄[诗]诗抒情,又流露出淡淡的惆怅。全[坊]诗淡淡写来,却于平淡中见深挚,[文]流露出诗人情感上的种种跳荡与反[章]复。开头,是由郡斋的冷而想到山[来]中的道士,又想到送酒去安慰他,[自]终于又觉得找不着他们而无可奈何[r]。而自己的寂寞之情,也就无从排[i]解。

  这首诗,看来像是一片萧疏淡远的景,启人想象的却是表面平淡而实则深挚的情。在萧疏中见出空阔,在平淡中见出深挚。这样的用笔,就使人有“一片神行”的感觉,也就是形象思维的巧妙运用。韦应物这首诗,情感和形象的配合十分自然,所谓“化工笔”,也就是这个意思。

创作背景

  此诗作于唐德宗建中四年(783年)或兴元元年(784年)秋日。安史之乱后,唐玄宗奔蜀,韦应物立志读书,进士及第,官至洛阳丞,后被迫辞职后又任滁州刺史。此诗创作正值作者在滁州刺史任上。

韦应物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