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泊牛渚怀古》
李白唐代

牛渚西江夜,青天无片云。

登舟望秋月,空忆谢将军。

余亦能高咏,斯人不可闻。

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

作者简介:

李白:【lǐ bái】

(701年-762年) ,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与杜甫并称为“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

据《新唐书》记载,李白为兴圣皇帝(凉武昭王李暠)九世孙,与李唐诸王同宗。其人爽朗大方,爱饮酒作诗,喜交友。

李白深受黄老列庄思想影响,有《李太白集》传世,诗作中多以醉时写的,代表作有《望庐山瀑布》《行路难》《蜀道难》《将进酒》《明堂赋》《早发白帝城》等多首。

译文及注释

译文

秋夜行舟停泊在西江牛渚山,蔚蓝[文]的天空中没有一丝游云。

我登上小船仰望明朗的秋月,徒然[章]地怀想起东晋谢尚将军。

我也能够吟哦袁宏的咏史诗,可惜[来]没有那识贤的将军倾听。

明早我将挂起船帆离开牛渚,这里[自]只有满天枫叶飘落纷纷。

注释

牛渚:山名,在今安徽当涂县西北[r]。诗题下有注:此地即谢尚闻袁宏[i]咏史处。

西江:从南京以西到江西境内的一[j]段长江,古代称西江。牛渚也在西[i]江这一段中。

谢将军:东晋谢尚,今河南太康县[f]人,官镇西将军,镇守牛渚时,秋[a]夜泛舟赏月,适袁宏在运租船中诵[n]己作《咏史》诗,音辞都很好,遂[g]大加赞赏,邀其前来,谈到天明。[古]袁从此名声大振,后官至东阳太守[诗]

高咏:谢尚赏月时,曾闻诗人袁宏[坊]在船中高咏,大加赞赏。

斯人:指谢尚。

挂帆席:一作“洞庭去”。

挂帆:扬帆。

落:一作“正”。

古诗赏析

  首句开门见山,点明“牛渚夜泊”[文]。次句写牛渚夜景,大处落墨,展[章]现出一片碧海青天、万里无云的境[来]界。寥廓空明的天宇,和苍茫浩渺[自]的西江,在夜色中融为一体,越显[r]出境界的空阔渺远,而诗人置身其[i]间时那种悠然神远的感受也就自然[j]融合在里面了。

  三、四句由牛渚“望月”过渡到“[i]怀古”。谢尚牛渚乘月泛江遇见袁[f]宏月下朗吟这一富于诗意的故事,[a]和诗人眼前所在之地(牛渚西江)[n]、所接之景(青天朗月)的巧合,[g]固然是使诗人由“望月”而“怀古[古]”的主要凭藉,但之所以如此,还[诗]由于这种空阔渺远的境界本身就很[坊]容易触发对于古今的联想。空间的[文]无垠和时间的永恒之间,在人们的[章]意念活动中往往可以相互引发和转[来]化,陈子昂登幽州台,面对北国苍[自]莽辽阔的大地而涌起“前不见古人[r],后不见来者”之感,便是显例。[i]而今古长存的明月,更常常成为由[j]今溯古的桥梁,“月下沉吟久不归[i],古来相接眼中稀”(《金陵城西[f]月下吟》),正可说明这一点。因[a]此,“望”、“忆”之间,虽有很[n]大跳跃,读来却感到非常自然合理[g]。“望”字当中就含有诗人由今及[古]古的联想和没有明言的意念活动。[诗]“空忆”的“空”字,表现了诗人[坊]对过去的回忆,也暗示了这份回忆[文]注定没有回应。暗逗下文。

  如果所谓“怀古”,只是对几百年[章]前发生在此地的“谢尚闻袁宏咏史[来]”情事的泛泛追忆,诗意便不免平[自]庸而落套。诗人别有会心,从这桩[r]历史陈迹中发现了一种令人向往追[i]慕的美好关系—贵贱的悬隔,丝毫[j]没有妨碍心灵的相通;对文学的爱[i]好和对才能的尊重,可以打破身份[f]地位的壁障。而这,正是诗人在当[a]时现实中求之而不可的得。诗人的[n]思绪,由眼前的牛渚秋夜景色联想[g]到往古,又由往古回到现实,情不[古]自禁地发出“余亦能高咏,斯人不[诗]可闻”的感慨。尽管自己也象当年[坊]的袁宏那样,富于文学才华,而象[文]谢尚那样的人物却不可复遇了。“[章]不可闻”回应“空忆”,寓含着世[来]无知音的深沉感喟。

  “明朝挂帆席,枫叶落纷纷。”末[自]联宕开写景,想象明朝挂帆离去的[r]情景。在飒飒秋风中,片帆高挂,[i]客舟即将离开江渚;枫叶纷纷飘落[j],象是无言地送着寂寞离去的行舟[i]。秋色秋声,进一步烘托出因不遇[f]知音而引起的寂寞凄清情怀。

  诗意明朗而单纯,并没有什么深刻复杂的内容,但却具有一种令人神远的韵味。这种神韵的形成,离不开具体的文字语言和特定的表现手法。这首诗,写景的疏朗有致,不主刻画,迹近写意;写情的含蓄不露,不道破说尽;用语的自然清新,虚涵概括,力避雕琢;以及寓情于景,以景结情的手法等等,都有助于造成一种悠然不尽的神韵。李白的五律,不以锤炼凝重见长,而以自然明丽为主要特色。此篇行云流水,纯任天然。这本身就构成一种萧散自然、风流自赏的意趣,适合表现抒情主人公那种飘逸不群的性格。诗的富于情韵,与这一点也不无关系。

创作背景

  这首诗当是诗人失意后在当涂之作,那时诗人对未来已经不抱希望,但自负才华而怨艾无人赏识的情绪仍溢满诗中。

李白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