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思》
李商隐唐代

客去波平槛,蝉休露满枝。永怀当此节,倚立自移时。

北斗兼春远,南陵寓使迟。天涯占梦数,疑误有新知。

作者简介:

lishangyin.jpg李商隐:【lǐ shāng yǐn】

(约813年-858年),字义山,号玉溪(谿)生、樊南生,唐代著名诗人,祖籍河内(今河南省焦作市)沁阳,出生于郑州荥阳。

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诗人之一,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因诗文与同时期的段成式、温庭筠风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故并称为“三十六体”。

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但部分诗歌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

因处于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后葬于家乡沁阳(今河南焦作市沁阳与博爱县交界之处)。作品收录为《李义山诗集》。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当初你离去时春潮漫平栏杆;如今[文]秋蝉不鸣露水挂满树枝。

我永远怀念当时那美好时节;今日[章]重倚槛前不觉时光流逝。

你北方的住处像春天般遥远;我在[来]南陵嫌送信人来得太迟。

远隔天涯我屡次占卜着美梦;疑心[自]你有新交而把老友忘记。

注释

凄凉的思绪。唐李贺《昌谷诗》:[r]“鸿珑数铃响,羁臣发凉思。”

槛(jiàn):栏杆。

蝉休:蝉声停止,指夜深。

永怀:即长想,长久思念。《诗经[i]·周南·卷耳》:“我姑酌彼金罍[j],维以不永怀。”此节:此刻。

倚立:意谓今日重立槛前,时节已[i]由春而秋。

移时:历时、经时。即时间流过,[f]经历一段时间。《后汉书·吴祐传[a]》:“祐越坛共小史雍丘、黄真欢[n]语移时,与结友而别。”

北斗:即北斗星,因为它屹立天极[g],众星围绕转动,古人常用来比喻[古]君主,这里指皇帝驻居的京城长安[诗]

兼春:即兼年,两年。

南陵:今安徽南陵县,唐时属宣州[坊]。此指作者怀客之地。

寓使:指传书的使者。

寓:寄,托。

占梦:占卜梦境,卜度梦的吉凶。[文]《诗经·小雅·正月》:“召彼故[章]老,讯之占梦。”郑玄笺:“召之[来]不问政事,但问占梦,不尚道德而[自]信徵祥之甚。”

数:屡次。

新知:新结交的知己。语本《楚辞·九歌·少司命》:“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古诗赏析

  这是写诗人初秋夜晚的一段愁思。[r]

  首联写愁思产生的环境。访客已经[i]离去,池水涨平了栏槛,知了停止[j]噪鸣,清露挂满树枝,好一幅水亭[i]秋夜的清凉图景!但是,诗句的胜[f]处不光在于写景真切,它还细致地[a]传达出诗人心理感受的微妙变化。[n]如“客去”与“波平槛”,本来是[g]互不相关的两件事,为什么要连在[古]一起叙述呢?细细推敲,大有道理[诗]。大凡人在热闹之中,是不会去注[坊]意夜晚池塘涨水这类细节的。只有[文]当客人告退、孤身独坐时,才会突[章]然发现:哟,怎么不知不觉间面前[来]的水波已涨得这么高了!同样,鸣[自]蝉与滴露也是生活里的常事,也只[r]有在陡然清静下来心绪无聊时,才[i]会觉察到现象的变化。所以,这联[j]写景实际上反映了诗人由闹至静后[i]的特殊心境,为引起愁思作了铺垫[f]

  第二联开始,诗人的笔触由“凉”[a]转入“思”。永怀,即长想。此节[n],此刻。移时,历时、经时。诗人[g]的身影久久倚立在水亭栏柱之间,[古]他凝神长想,思潮起伏。读者虽还[诗]不知道他想的什么,但已经感染到[坊]那种愁思绵绵的悲凉情味。

  诗篇后半进入所思的内容。北斗星[文],因为它屹立天极,众星围绕转动[章],古人常用来比喻君主,这里指皇[来]帝驻居的京城长安。兼春,即兼年[自],两年。南陵,今安徽繁昌县,唐[r]时属宣州。寓,托。两句意思是:[i]离开长安已有两个年头,滞留远方[j]未归;而托去南陵传信的使者,又[i]迟迟不带回期待的消息。处在这样[f]进退两难的境地,无怪乎诗人要产[a]生被弃置天涯、零丁无告的感觉,[n]屡屡借梦境占卜吉凶,甚至猜疑所[g]联系的对方有了新结识的朋友而不[古]念旧交了。由于写作背景难以考定[诗],诗中所叙情事不很了了。但我们[坊]知道李商隐一生不得志,在朝只做[文]过短短两任小官,其余时间都漂泊[章]异乡,寄人幕下。这首诗大约写在[来]又一次飘零途中,缅怀长安而不得[自]归,寻找新的出路又没有结果,素[r]抱难展,托身无地,只有归结于悲[i]愁抑郁的情思。“凉思”一题,语[j]意双关:既指“思”由“凉”生,[i]也意味着思绪悲凉。按照这样的理[f]解,“凉”和“思”又是通篇融贯[a]为一体的。

  此诗抒情采用直写胸臆的方式,不象作者一般诗作那样婉曲见意,但倾吐胸怀仍有宛转含蓄之处,并非一泻无余。语言风格疏郎清淡,不假雕饰,也有别于李商隐一贯的精工典丽的作风,正适合于表现那种凄冷萧瑟的情怀。大作家善于随物赋形,不受一种固定风格的拘限,于此可见一斑。

创作背景

  此诗写作背景难以考定,诗中所叙情事不甚了了。李商隐一生不得志,在朝只做过短短两任小官,其余时间都漂泊异乡,寄人幕下。这首诗大约写在又一次飘零途中,缅怀长安而不得归,寻找新的出路又没有结果,素抱难展,托身无地,只有归结于悲愁抑郁的情思。

李商隐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