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
孟浩然唐代

山暝闻猿愁,沧江急夜流。(闻 一作:听)

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

建德非吾土,维扬忆旧游。

还将两行泪,遥寄海西头。

作者简介:

menghao.png孟浩然:【mèng hào rán】

(689-740),男,汉族,唐代诗人。本名不详(一说名浩),字浩然,襄州襄阳(今湖北襄阳)人,世称“孟襄阳”。因未曾入仕,后隐居鹿门山,又称之为“孟山人”

浩然,少好节义,喜济人患难,工于诗。年四十游京师,唐玄宗诏咏其诗,至“不才明主弃”之语,玄宗谓:“卿自不求仕,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

孟诗绝大部分为五言短篇,多写山水田园和隐居的逸兴以及羁旅行役的心情。其中虽不无愤世嫉俗之词,而更多属于诗人的自我表现。

孟浩然的诗在艺术上有独特的造诣,著诗二百余首。与另一位山水田园诗人王维合称为“王孟”,有《孟浩然集》三卷传世。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山色昏暗听到猿声使人生愁,桐江[文]苍茫夜以继日向东奔流。

两岸风吹树动枝叶沙沙作响,月光[章]如水映照江畔一叶孤舟。

建德风光虽好却非我的故土,我仍[来]然怀念扬州的故交老友。

相忆相思我抑不住涕泪两行,遥望[自]海西头把愁思寄去扬州。

注释

桐庐江:即桐江,在今浙江省桐庐[r]县境。

广陵:今江苏省扬州市。

旧游:指故交。

暝:指黄昏。

沧江:指桐庐江。沧同“苍”,因[i]江色苍青,故称。

建德:唐时郡名,今浙江省建德县[j]一带。

非吾土:不是我的故乡。王粲《登[i]楼赋》:“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f]何足以少留。”

维扬:即扬州。《洞书·禹贡》:[a]“淮海维扬州。”

遥寄:远寄。

海西头:指扬州。隋炀帝《泛龙舟歌》:“借问扬州在何处,淮南江北海西头。”因古扬州幅员辽阔,东临大海,故称。

古诗赏析

  该诗前四句侧重写“宿桐庐江”之[n]景色。日暮、山深,猿啼、江水、[g]秋风、孤舟等凄迷孤寂的景物,构[古]成清峭孤冷的意境,衬托出诗人的[诗]绵绵愁思;后四句侧重写“寄广陵[坊]旧游”,诗人向朋友倾述独客异乡[文]的惆怅和孤独之感,又抒发怀念友[章]人的拳拳之心。全诗前半写景,后[来]半写情,景与情完美融合,写景愈[自]真切,其情愈深,显得浑成自然,[r]韵味悠长。

  诗题点明是乘舟停宿桐庐江的时候[i],怀念广陵友人之作。

  “山暝听猿愁,沧江急夜流。”首[j]句写日暮、山深、猿啼。诗人伫立[i]而听,感觉猿啼似乎声声都带着愁[f]情。环境的清寥,情绪的黯淡,于[a]一开始就显露了出来。次句沧江夜[n]流,本来已给舟宿之人一种不平静[g]的感受,再加上一个“急”字,这[古]种不平静的感情,便简直要激荡起[诗]来了,它似乎无法控制,而像江水[坊]一样急于寻找它的归宿。

  接下去“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文]。”语势趋向自然平缓了。但风不[章]是徐吹轻拂,而是吹得木叶发出鸣[来]声,其急也应该是如同江水的。有[自]月,照说也还是一种慰藉,但月光[r]所照,惟沧江中之一叶孤舟,诗人[i]的孤寂感,就更加要被触动得厉害[j]了。如果将后两句和前两句联系起[i]来,则可以进一步想象风声伴着猿[f]声是作用于听觉的,月涌江流不仅[a]作用于视觉,同时还有置身于舟上[n]的动荡不定之感。这就构成了一个[g]深远清峭的意境,而一种孤独感和[古]情绪的动荡不宁,都蕴含其中了。[诗]

  诗人之所以在宿桐庐江时会有这样[坊]的感受,是因为“建德非吾土,维[文]扬忆旧游。”按照诗人的诉说,一[章]方面是因为此地不是他自己的故乡[来],“虽信美而非吾士”,有独客异[自]乡的惆怅;另一方面,是怀念扬州[r]的老朋友。这种思乡怀友的情绪,[i]在眼前这特定的环境下,相当强烈[j],不由得潸然泪下。他幻想凭着沧[i]江夜流,把他的两行热泪带向大海[f],带给在大海西头的扬州旧友。

  这种凄恻的感情,如果只是为了思[a]乡和怀友,那是不够的。诗人出游[n]吴越,是他四十岁去长安应试失败[g]后,为了排遣苦闷而作长途跋涉的[古]。这种漫游,就被罩上一种悒悒不[诗]欢的情绪。然而在诗中,诗人只淡[坊]淡地把“愁”说成是怀友之愁,而[文]没有往更深处去揭示。这可以看作[章]诗人写诗“淡”的地方。孟浩然作[来]诗,原是“遇思入咏”,不习惯于[自]攻苦着力的。然而,这样淡一点着[r]笔,对于这首诗却是有好处的。一[i]方面,对于他的老朋友,只要点到[j]这个地步,朋友自会了解。另一方[i]面,如果把那种求仕失败的心情,[f]说得过于刻露,反而会带来尘俗乃[a]至寒伧的气息,破坏诗所给人的清[n]远的印象。

  除了感情的表达值得读者注意以外[g],诗人在用笔上也有轻而淡的一面[古]。全诗读起来只有开头两句“山暝[诗]听猿愁,沧江急夜流”中的“愁”[坊]、“急”二字给读者以经营锤炼的[文]感觉,其余即不见有这样的痕迹。[章]特别是后半抒情,更像是脱口而出[来],跟朋友谈心。但即使是开头的经[自]营,也不是追求强刺激,而是为了[r]让后面发展得更自然一些,减少文[i]字上的用力。因为这首诗,根据诗[j]题“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写不[i]好可能使上下分离,前面是“宿”[f],下面是“寄”,前后容易失去自[a]然的过渡和联系。而如果在开头不[n]顾及后面,单靠后面来弥补这种联[g]系,会分外显得吃力。头一句着一[古]个“愁”字,便为下面作了张本。[诗]第二句写沧江夜流,着一“急”字[坊],就暗含“客心悲未央”的感情,[文]并给传泪到扬州的想法提供了根据[章]。同时,从环境写起,写到第四句[来],出现了“月照一孤舟”,这舟上[自]作客的诗人所面临的环境既然是那[r]样孤寂和清峭,从而生出“建德非[i]吾土,维扬忆旧游”的想法便非常[j]自然了。因此,可以说这首诗后面[i]用笔的轻和淡,跟开头稍稍用了一[f]点力气,是有关系的。没有开头这[a]点代价,后面说不定就要失去浑成[n]和自然。

  全诗前四句描绘了一幅月夜行舟图:猿声在夜中传来江流滔滔不断,树叶萧萧而下,极写景色的寥落凄寂,同作者凄凄惶惶的心情互为衬映。后四句借景生情,怀念友人,情景融合得很自然。月夜宿孤舟,心中愁闷,自然而生怀友之情,因而热泪横流。该诗写宿桐庐江的夜间景色的旅途的孤寂情怀,将忆旧与乡思寄给朋友,运用情景交融的手法,更加突出作者对旧友的思念和失意后的愤激孤苦。

孟浩然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