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岁·数声鶗鴂》
张先宋代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飞花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作者简介:

zhangxian.png张先:【zhāng xiān】

(990-1078),字子野,乌程(今浙江湖州吴兴)人。北宋时期著名的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曾任安陆县的知县,因此人称“张安陆”。

天圣八年(公元1030年)进士,官至尚书都官郎中,晚年退居湖杭之间,元丰元年病逝,年八十八岁。

曾与梅尧臣、欧阳修、苏轼等游。善作慢词,与柳永齐名,造语工巧,曾因三处善用“影”字,世称张三影。

张先“能诗及乐府,至老不衰”(《石林诗话》卷下)。其词内容大多反映士大夫的诗酒生活和男女之情,对都市社会生活也有所反映,语言工巧。张先另有一雅号,即为欧阳修所赠,范公偁《过庭录》记载言:‘子野《一从花令》一时盛传,永叔(欧阳修)尤爱之,恨未识其人,子野家南地。以故圣都,谒永叔,闻者以通,永叔倒屣迎之曰:“此乃‘桃杏嫁东风’郎中”。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杜鹃声声,又来向人们报道春时光[文]景即将逝去。惜春人更是想将那残[章]花折下,挽留点点春意。不料梅子[来]青时,便被无情的风暴突袭。看那[自]庭中的柳树,在无人的园中整日随[r]风飞絮如飘雪。

切莫把琵琶的细弦拨动,细弦能够[i]诉说出极致的怨恨。天不会老去,[j]爱情也永远不会断绝。多情的心就[i]像那双丝网,中间有千千万万个结[f]。中夜已经过去了,东方未白,尚[a]留一弯残月。

注释

千秋岁:词牌名。

鶗鴂(tíjué):即子规、杜[n]鹃。

《离骚》:"恐鶗鴂之[g]未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劳。”[古]

芳菲:花草,亦指春时光景。

永丰柳:唐时洛阳永丰坊西南角荒[诗]园中有垂柳一株被冷落,白居易赋[坊]《杨柳枝词》“永丰西角荒园里,[文]尽日无人属阿谁。”以喻家妓小蛮[章]。后传入乐府,因以“永丰柳”泛[来]指园柳,喻孤寂无靠的女子。

飞花雪:指柳絮。

把:持,握。

幺弦:琵琶的第四弦,各弦中最细[自],故称。亦泛指短弦、小弦。

凝残月:一作“孤灯灭”。

作品赏析:

  这首《千秋岁》写的是悲欢离合之情,声调激越,极尽曲折幽怨之能事。

  上片完全运用描写景物来烘托、暗示美好爱情横遭阻抑的沉痛之情。起句把鸣声悲切的鶗鴂提出来,诏告美好的春光又过去了。源出《离骚》“恐鶗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从“又”字看,他们相爱已经不止一年了,可是由于遭到阻力,这伤情却和春天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惜春之情油然而生,故有“惜春更把残红折”之举动。所谓“残红”,象征着被破坏而犹坚贞的爱情。一个“折”字更能表达出对于经过风雨摧残的爱情的无比珍惜。紧接着“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是上片最为重要的两句:表面上是写时令,写景物,但用的是语意双关,说的是爱情遭受破坏。“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是正常的,而梅子青时,便被无情的风暴突袭,便是灾难了。青春初恋遭此打击,情何以堪!经过这场灾难,美好的春光便又鶗鴂声中归去。被冷落的受害者这时也和柳树一样,一任爱情如柳絮一般逝去了。

  换头“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两句来得很突然。幺弦,琵琶第四弦。弦幺怨极,就必然发出倾诉不平的最强音。这种极怨的气势下,受害者接着表示其反抗的决心,“天不老,情难绝”。这两句化用李贺“天若有情天亦老”诗句而含意却不完全一样,此处强调的是天不会老,爱情也永无断绝的时候。这爱情是怎样的呢?“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丝”“思”,谐音双关。这个情网里,他们是通过千万个结,把彼此牢牢实实地系住,谁想破坏它都是徒劳的。这是全词“警策”之语。情思未了,不觉春宵已经过去,这时东窗未白,残月犹明。如此作结,言尽而味永。

  这首词韵高而情深,含蓄又发越,可以说,兼有婉约与豪放两派之妙处。

赏析二

  这首词是写爱情横遭阻抑的幽怨情怀和坚决不移的信念。

  上片沉痛的回顾爱情遭到破坏,但无一语明说。完全运用描写景物来烘托、暗示,让读者自己去寻绎、领会。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这首词开头三句是说,数声杜鹃的鸣啼,又报告烂漫春光将要凋谢。惜春人更想将那残花折。

  起首就把鸣声悲切的鶗鴂提出来,说它向人们报道美好的春光又过去了。从“又”字看,他们间融融泄泄的爱情已经不止一年了。可是由于遭到阻力,正和春天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春去,谁不惋惜呢?作者笔下的这位多情者则是“惜春更把残红折”。所谓“残红”,可以说是象征着被破坏而犹坚持的爱情。一个“折”字更能表达出对于经过风雨摧残的爱情多么珍惜。

  “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这两句是说,怎奈何雨虽轻柔风却很猛烈,正赶上这梅子发青的暮春时节。

  这是上片最为重要而又精彩的两句。表面上是写时令,写景物,但细心的读者会理解语义双关,说的是爱情遭受破坏。“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这是正常的。谁料梅子青时,便被无情的风暴突袭。青春初恋遭此打击,其何以堪!

  “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上片后两句是说,看那永丰坊的柳树,在无人的园中整日撒飞絮如飘雪。白居易有咏杨柳句说:“永丰西角荒园里,尽日无人属阿谁?”被冷落的受害者这时也就和永丰坊的柳树一样;爱情却如柳絮像飞雪似的飘落。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下片前两句是说,切莫把琵琶的细弦拨动,我深深的哀怨细弦也难倾泻。这两句来得很突然,在换头处发起新意,向来认为只有高手能这样写。幺弦,琵琶第四弦。弦幺怨极,就必然发出倾诉不平的最强音。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这是说,天如有情不会老,真情永远不会灭绝。多情的心就像双丝网,中间有千千万万个结。受害者在这里表示其反抗的决心:天是不会老的,那么爱情也就永无断绝的时候。这爱情是怎样把双方紧紧联系在一起呢?“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丝”谐“思”。在这个情网里,他们是通过千万个结,把彼此牢牢实实的系住,谁想破坏它都是徒然的。这是全词表达思想感情的高峰,也是一篇之警策。

  “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末两句是说,中夜已经过去了,东方未白,尚留一弯残月。情思未了,不觉春晓已经过去,这时东窗未白,残月犹明。如此作结,可谓恰到好处。词调《千秋岁》声情激越,宜于抒发抑郁的情怀,这首伤春怀人之作就很富抒情效果。

张先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