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断虹霁雨》
黄庭坚宋代
诗词小序:
八月十七日,同诸生步自永安城楼,过张宽夫园待月。偶有名酒,因以金荷酌众客。客有孙彦立,善吹笛。援笔作乐府长短句,文不加点。
诗词正文:

断虹霁雨,净秋空,山染修眉新绿。桂影扶疏,谁便道,今夕清辉不足?万里青天,姮娥何处,驾此一轮玉。寒光零乱,为谁偏照醽醁?

年少从我追游,晚凉幽径,绕张园森木。共倒金荷,家万里,难得尊前相属。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最爱临风曲。孙郎微笑,坐来声喷霜竹。

作者简介:

huangtingjian.jpg黄庭坚:【huáng tíng jiān】

(1045-1105),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晚号涪翁,洪州分宁(今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人,世称黄山谷、黄太史、黄文节,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

黄庭坚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为盛极一时的江西诗派开山之祖,与杜甫、陈师道和陈与义素有“一祖三宗”(黄庭坚为其中一宗)之称。与张耒、晁补之、秦观都游学于苏轼门下,合称为“苏门四学士”,生前与苏轼齐名,世称“苏黄”。

著有《山谷词》、《豫章黄先生文集》等,且黄庭坚书法亦能独树一格,为“宋四家”之一。

治平四年(1067年),黄庭坚进士及第,《神宗实录》编修官,历任叶县县尉、知府、北京国子监教授等,1105年,黄庭坚病逝于宜州南楼,享年61岁。1109年,宋高宗追赠黄庭坚为“龙图阁大学士”。1275年,宋恭宗追赠黄庭坚谥号:文节。

黄庭坚一生为官清正,治学严谨,以文坛宗师、孝廉楷模垂范千古。

译文及注释

译文

雨后新晴,秋空如洗,彩虹挂天,[文]青山如黛。桂影繁茂,谁知道,今[章]与夕是那么的清辉不足?万里的晴[来]天,嫦娥在何处?驾驶一轮玉盘,[自]驰骋长空。寒光零乱,在为谁斟酌[r]这醽醁?

我和一群年轻人在张园密茂的树林[i]中徜徉,离开家万里,难得有今宵[j]开怀畅饮!老夫,在江南海北,最[i]爱的是是临风笛。孙郎微笑着,是[f]因为听着这笛子的声音。

注释

此词豪放,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a]》后集卷三十一云:“或以为可继[n]东坡赤壁之歌。”

永安:即白帝城,在今四川奉节县[g]西长江边上。

张宽夫:作者友人,生平不详。

金荷:金质莲花杯。

文不加点:谓不须修改。

断虹:一部分被云所遮蔽的虹,称[古]断虹。

山染句:谓山峰染成青黛色,如同[诗]美人的长眉毛。

桂影:相传月中有桂树,因称月中[坊]阴影为桂影。

扶疏:繁茂纷披貌。

姮娥:月中女神娥。汉时避汉文帝[文]刘垣讳,改称嫦娥。

一轮玉:指圆月。

醽醁(líng lù):酒名。湖南衡阳县东二十[章]里有酃湖,其水湛然绿色,取以酿[来]酒,甘美,名酃渌,又名醽醁。

老子:老夫,作者自指。

临风笛: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二[自]:“予在蜀,见其稿。今俗本改‘[r]笛’为‘曲’以协 韵,非也。然亦疑笛 字太不入韵。及居蜀久,习其语音[i],乃知泸戎间谓‘笛’为‘独’,[j]故鲁直得借用,亦因以戏之耳。 ”

霜竹:指笛子。

《乐书》“剪云梦之霜筠,法龙吟之异韵。

  此词写于作者于公元1094年(绍圣元年)谪居地处西南的戎州(今四川宜宾)时。词中以豪健的笔力,展示出作者面对人生磨难时旷达、倔强、伟岸的襟怀,表达了荣辱不萦于怀、浮沉不系于心的人生态度。整首词笔墨酣畅淋漓,洋溢着豪迈乐观的情绪。

  开头三句描写开阔的远景:雨后新晴,秋空如洗,彩虹挂天,青山如黛。词人不说“秋空净”,而曰“净秋空”,笔势飞动,写出了烟消云散、玉宇为之澄清的动态感。“山染修眉新绿”,写远山如美女的长眉,反用《西京杂记》卓文君“眉色如望远山”的故典,已是极妩媚之情态,而一个“染”字,更写出了经雨水洗刷的青山鲜活的生命力。

  接着写赏月。此时的月亮是刚过中秋的八月十七的月亮,为了表现它清辉依然,词人用主观上的赏爱弥补自然的缺憾,突出欣赏自然美景的娱悦心情,他接连以三个带有感情色彩的问句发问。三个问语如层波叠浪,极写月色之美和自得其乐的骚人雅兴。嫦娥驾驶玉轮是别开生面的奇想。历来诗人笔下的嫦娥都是“姮娥孤栖”,“嫦娥倚泣”的形象,此处作者却把她从寂寞清冷的月宫中走出来,并兴高采烈地驾驶一轮玉盘,驰骋长空。旧典翻新,非大手笔不能为也。

  此下转而写月下游园、欢饮和听曲之乐。“年少从我追游,晚凉幽径,绕张园森木”,用散文句法入词,信笔挥洒,写洒脱不羁的词人,正带着一群愉快的年轻人,张园密茂的树林中徜徉。“共倒金荷,家万里,难得尊前相属”,离家万里,难得有今宵开怀畅饮!

  “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最爱临风曲!”三句把词人豪迈激越之情推向顶峰。这三句是此词最精彩之处。《世说新语》记载东晋瘐亮武昌时,于气佳景清之秋夜,登南楼游赏,瘐亮曰:“老子于此处兴复不浅。”老子,犹老夫,语气间隐然有一股豪气。

  作者说自己这一生走南闯北,偏是最爱听那临风吹奏的曲子。“最爱临风笛”句,雄浑潇洒,豪情满怀,表现出词人处逆境而不颓唐的乐观心情。

  最后一笔带到那位善吹笛的孙彦立:“孙郎微笑,坐来声喷霜竹。”孙郎感遇知音,喷发奇响,那悠扬的笛声回响不绝。

  此词以惊创为奇,其神兀傲,其气崎奇,玄思瑰句,排斥冥筌,自得意表,于壮阔的形象中勃发出一种傲岸不羁之气。作者自诩此篇“或可继东坡赤壁之歌”,确乎道出了此词的风格所。词人与苏东坡一样,饱经政治风雨的摧折,却仍保持着那种倔强兀傲、旷达豪迈的个性,这一点,充分体现他的诗词创作中。

创作背景

  宋哲宗绍圣年间,黄庭坚被贬涪州别驾黔州安置,后改移地处西南的戎州(今四川宜宾)安置。据任渊《山谷诗集注》附《年谱》,宋哲宗元符二年(1099)八月十七日,黄庭坚与一群青年人一起饮酒,有个朋友名叫孙彦立的,善吹笛。于此情此境中,黄庭坚援笔写下这首词。

黄庭坚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