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郎归·旧香残粉似当初》
晏几道宋代

旧香残粉似当初。人情恨不如。一春犹有数行书。秋来书更疏。

衾凤冷,枕鸳孤。愁肠待酒舒。梦魂纵有也成虚。那堪和梦无。

作者简介:

yanjidao.png晏几道:【yàn jī dào】

(1038~1110年),北宋著名词人,字叔原,号小山,抚州临川文港沙河(今属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人,晏殊第七子。

晏几道自幼潜心六艺,旁及百家,尤喜乐府,文才出众,深得其父同僚之喜爱。他不受世俗约束,生性高傲,不慕势利,从不利用父势或借助其父门生故吏满天下的有利条件,谋取功名,因而仕途很不得意,一生只做过颖昌府许田镇监等小吏,历任颍昌府许田镇监、乾宁军通判、开封府判官等,性孤傲,中年家境中落。

词风似父而造诣过之,工于言情,其小令语言清丽,感情深挚,尤负盛名,表达情感直率,多写爱情生活,与其父晏殊合称“二晏”,是婉约派的重要作家。

有《小山词》留世。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旧日用残的香粉芳馥似当初,人儿[文]的情意淡了反恨不如。一个春天还[章]寄来几行书信,到了秋天书信越见[来]稀疏。

绣凤被儿冷,鸳鸯枕儿孤,郁郁愁[自]肠只待酒来宽舒。梦魂儿纵然有相[r]逢把晤也成虚无,怎忍受连想做个[i]虚幻的梦儿也无路。

注释

阮郎归:词牌名。

旧香残粉:指旧日残剩的香粉。香[j]粉,女性化妆用品。

疏:稀少。

衾凤:绣有凤凰图纹的彩被。

枕鸳:绣有鸳鸯图案的枕头。

舒:宽解,舒畅。

和:连。

诗词赏析

  此词抒写的是居者思行者的情怀,[i]但它同其他同类主题的作品比较,[f]在技巧上自有特色。作者在词中运[a]用层层开剥的手法,把人物面对的[n]情感矛盾逐步推上尖端,推向绝境[g],从而展示了人生当中不可解脱的[古]一种深沉的痛苦。

  上片起首两句将物与人比照起来写[诗],意谓往昔所用香粉虽给人以残旧[坊]之感,但物仍故物,香犹故香,而[文]离去之人的感情,却经不起空间与[章]时间考验,逐渐淡薄,今不如昔了[来]。上片歇拍两句,是上两句的补充[自]和延伸,举出人不如物、今不如昔[r]的事实,那就是行人春天初去时还[i]有几行书信寄来,到了秋天,书信[j]越来越稀少了。上片四句,即物思[i]人,感昔伤今,抒写了女主人公对[f]行者薄情的满腔怨恨。词的下片转[a]而叙述女主人公夜间的愁思,抒写[n]其处境的凄凉、相思的痛苦。

  过片两句,写词中人的情感体验,[g]赋予客观的物象—— 衾与枕以女主人公清冷、孤寂的主[古]观情感,将女主人公的内心感受渲[诗]染得淋漓尽致。这里写衾与枕而着[坊]眼于凤与鸳,还有其象征意义,是[文]词中人因见衾、枕上绣的凤凰、鸳[章]鸯而想到情侣的分离,以凤凰失侣[来]、鸳鸯成单,来暗示自己的处境已[自]经物是人非、今非昔比了。“愁肠[r]”一句,是其人在愁肠百结之际希[i]冀在酒醉中求得暂时的解脱,这是[j]她可能找到的唯一消愁的办法。但[i]这里只说“待酒舒”,未必真入醉[f]乡,而酒也未必真能舒愁。联系下[a]两句看,其愁肠不仅未舒,更可能[n]徒然加重相思之情和幽怨愁恨。

  下片前三句写衾冷枕孤,遣愁无计[g],应是入夜后、就寝前的感触。结[古]拍两句,写一觉醒来时的空虚和惆[诗]怅。既然人已成各,今已非昨,而[坊]又往事难忘,后会难期,那就只有[文]在入睡之际,寄希望于梦中与相思[章]之人重温旧情了。尽管梦境幻而非[来]真,虚而非实,梦回后反而会令人[自]惘然若失。但梦里倘能相见,总也[r]聊胜于无。可是,最可悲的是,夜[i]来空有相思,竟难成梦,连这一点[j]片刻的虚幻的慰藉也得不到,就更[i]令人难以为怀了。这结拍两句是翻[f]进一层、层层逼进的写法。上句说[a]已看穿了梦境的虚幻,似乎有梦无[n]梦都无所谓,绝望之情已跃然纸上[g],而下句一转,把词意又推进一层[古]。从下句再回过来看上句,才知上[诗]句是衬垫和加重下一句的,也可以[坊]说是未发先敛,欲擒故纵,从而形[文]成跌宕,显示波澜。这种写法,有[章]一波三折、一唱三叹、荡气回肠之[来]妙。

  冯煦在《六十一家选例言》中说:“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其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此词即堪称用语浅淡,味致深浓。作者在词中采用层层深入、步步紧迫的手法,将思忆之情、怨恨之痛抒发到无可回旋的地步,使人产生异样的黯然情绪,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晏几道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