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宫怨》
黄升宋代

珠帘寂寂。愁背银缸泣。记得少年初选入。三十六宫第一。

当年掌上承恩。而今冷落长门。又是羊车过也,月明花落黄昏。

作者简介:

黄升:【huáng shēng】

生卒年不详,字叔旸,号玉林,又号花庵词客,福建建安人,南宋诗人。

黄升不事科举,性喜吟咏,以诗受知于游九功,与魏庆之相酬唱。

著有《散花庵词》,编有《绝妙词选》二十卷,分上下两部各十卷,上部为《唐宋诸贤绝妙词选》,下部为《中兴以来绝妙词选》,后人统称《花庵词选》。

译文及注释

译文

珠帘静静地低垂,她愁苦地背对着[文]油灯流泪。记得少女时刚被选入宫[章]内,三十六宫中数她最美。

当年她备受君王恩宠,如今却被冷[来]落在长门宫中。又传来君王车驾驶[自]过的响声,而她却只能呆立不动,[r]面对着黄昏中的落花,明月照着一[i]个孤单的身影。

注释

珠帘:指用珍珠缀饰的帘子。

银缸:这里指银灯或油灯。

羊车:羊车指帝王所乘之车,这里指帝王御幸其他宫女,经过其居所。

诗词赏析

  这首词题为“宫怨”,反映的是宫[j]廷女子失庞后寂寞无助的生活,词[i]风哀婉,读来韵味无穷。首句点出[f]眼下的寂寞之苦。“珠帘”指用珍[a]珠缀饰的帘子,典用《西京杂记》[n]中语。“珠帘寂寂”,是说来“风[g]至则鸣”的珠帘,如今却寂静地低[古]垂着,没有一点声音。这表明长时[诗]间没有人进来,室内的人也没有出[坊]去走动,甚至连一丝风也没有。由[文]此可见何等冷清、寂静、落寞。第[章]二句“愁背银缸泣”中银缸指的是[来]银灯。银灯点亮,表明难熬的一个[自]白天终于又过去了,但是更难熬的[r]夜晚又无情地降临了。如此日复一[i]日,深居于冷宫之中,满腹愁怨无[j]法排遣,只好独自背着银灯哭泣。[i]“背”字颇耐人寻味。人在高兴时[f]通常对着灯儿言笑,而愁苦时则往[a]往背对灯儿叹息落泪,仿佛怕内心[n]难言的痛苦,被灯儿窥探而更加令[g]人不堪,一面无声地流泪,一面回[古]忆往昔的宠爱接着回忆起往昔幸福[诗]的情景:“记得少年初选入,三十[坊]六宫第一”。初选入宫时年轻美丽[文],楚楚动人,艳压群芳,独得恩宠[章]。上片由今日写到昔日,下片则又[来]从昔日回到今日,仍然是凄惨、痛[自]苦。“当年掌上承恩”、“而今冷[r]落长门”。当年受帝王宠爱,如掌[i]上明珠。而这美好的一切已一去不[j]复返,如今美貌与宠爱并衰,帝王[i]另宠新欢,将自己冷落在长门。“[f]又是羊车过也”。羊车指帝王所乘[a]之车,这里指帝王御幸其他宫女,[n]经过其居所。与冷落“长门”,形[g]成鲜明对照。用“又是”二字,则[古]其中之难堪,由来已久矣。词中饱[诗]含辛酸。最后以景结情:“月明花[坊]落黄昏”。天已黄昏,花已飘落,[文]月亮依旧那么明亮;其中之无奈,[章]悲凉之情,绵绵不绝。

  该词语言明快、畅达,又含义隽永。起笔处摹写现实中的愁苦寂寥,中间回忆往昔的如梦美景,结尾处则又回到凄苦寂寞之中,感情波澜摇曳,曲折含蓄,令人回味不已。

黄升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