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梧谣·天》
蔡伸宋代

天。休使圆蟾照客眠。人何在,桂影自婵娟。

作者简介:

蔡伸.png蔡伸:【cài shēn】

(1088~1156),字伸道,号友古居士,莆田(今属福建)人,蔡襄孙。政和五年(1115)进士。宣和年间,出知潍州北海县、通判徐州。南渡后,通判真州,除知滁州。绍兴二十六年卒,年六十九。

《宋史翼》有传。伸少有文名,擅书法,得祖襄笔意。工词,与向子諲同官彭城漕属,屡有酬赠。有《友古居士词》一卷。 存词175首。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天啊,不要让这一轮圆月照得我这[文]离家的人无法安眠。面对满月,孤[章]身一人,心中的那个她在哪儿呢?[来]月宫里,只有桂树的影子斑斑驳驳[自],无人赏看。

注释

圆蟾:圆月。

蟾:蟾蜍。屈原《天问》有“顾菟[r]在腹”之句,即蟾蜍在月亮腹中。[i]后来就以蟾蜍为月亮的代称。

桂影:月影。

婵娟:美好。这两句是说月中桂影空自婆娑,而月下却不见伊人佳影。

诗词赏析

  夜空中的一轮圆月,惯会助人哀伤快乐。人们高兴时,那明月便洒下皎洁的柔辉,为人助兴、凑趣——“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李白《月下独酌》);人们忧伤时,那月色也顿时变得冷幽幽的,照得人倍感凄凉,令人难耐,——“明月,明月,照得离人愁绝”(冯延巳词)。

  《苍悟谣》里的这位“离人”,叫[j]明月照得失眠了,于是他苦恼极了[i],呼天而叹:“天!休使圆蟾照客[f]眠!”(圆蟾,即圆月;传说月中[a]有蟾蜍。)意思是说老天啊,不要[n]再让这圆月照得这我离家的人睡不[g]着觉了!这位他乡之客本来就满怀[古]离愁别绪;何况月下独立,又怎能[诗]不思念“隔千里兮共明月”的那一[坊]位呢?

  再说,如水月光,也容易使人毫无[文]睡意,“明月皎皎照我床”,“牵[章]牛织女遥相望”(曹丕《燕歌行》[来]),这怎么能睡得着呢?而那月光[自],又偏爱照失眠人,这真是:“明[r]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i]”(晏殊《蝶恋花》)月圆之夜,[j]本是亲人团聚之时。可是词人呢?[i]却是月圆人未圆。难怪这位离人终[f]于压抑不住,不得由仰天长叹了。[a]可见,这句“天!休使圆蟾照客眠[n]”。是经过一番千回百折的苦恼之[g]后发出的百般无奈的叹息之词!

  月光如练,然而人隔千里,这边是[古]他乡仰望,那边是闺中独看。这位[诗]痴情人不禁异想天开了,说:月亮[坊]啊,据说你是一面宝镜,你能照出[文]她的芳姿倩影吗?“人何在?桂影[章]自婵娟!”他凝视着那轮明月,那[来]嫦娥般美丽的身影在何处呢?只有[自]桂影疏密有致,空自盘旋罢了。

  此时此地,他可能情不自禁地想起[r]他俩月下携手漫步的美好时光。然[i]而此时呢?人却远隔千里,这多么[j]令人愁怅啊!

  这首小词通过对圆月观感,抒发出[i]沉挚的思念之情。寥寥十六个字,[f]然而曲折有致。这种“含不尽之意[a]见于言外”(梅尧臣语)的高妙描[n]写手法,真可谓“以少胜多”了。[g]

  汉乐府里有《上邪》一曲,意思就是“天哪!”这首小词也采用这种咏叹手法,且全用口语述之,富有民谣色彩。这首小词在婉约词中,显得十分清新别致。

蔡伸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