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星》
诗经先秦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

嘒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

作者简介:

shijing.jpg《诗经》:【shī jīng】

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诗歌,共305篇,其中6篇为笙诗,即只有标题,没有内容,称为笙诗六篇(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反映了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被誉为古代社会的人生百科全书。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

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又分《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又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先秦诸子中,引用《诗经》者颇多,如孟子、荀子、墨子、庄子、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多引述《诗经》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至汉武帝时,《诗经》被儒家奉为经典,成为《六经》及《五经》之一。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微光闪烁小星星,三三五五在东方[文]。天还未亮就出行,从早到晚都为[章]公。实为命运不相同!

小小星辰光幽幽,原来那是参和昴[来]。天还未亮就出行,抛撇香衾与暖[自]裯。实在命运不如人!

注释

嘒(huì慧):微光闪烁。

三五:一说参三星,昴五星,指参[r]昴。一说举天上星的数。

肃肃:疾行的样子。宵:指下文夙[i]夜,天未亮以前。征:行。

夙(sù素):早。

寔:同“实”。是,此。或谓即“[j]是”。

维:是也。参(shēn申):星[i]名,二十八宿之一。

昴(mǎo卯):星名,二十八宿[f]之一,即柳星。

抱:古“抛”字。

衾(qīn钦):被子。

裯(chóu绸):被单。

犹:若,如,同。

古诗赏析

  《国风·召南·小星》是西周现实[a]主义诗集《诗经》里的一首。为先[n]秦时代的民歌,体现了当时社会环[g]境下的役夫之悲。全诗二章,每章[古]五句,每章的前两句主要是写景,[诗]但景中有情;后三句主要是言情,[坊]但情中也复叙事,所谓情景交融说[文]的就是这个。

  第一章之前两句云:“嚖彼小星,[章]三五在东。”姚际恒所谓:“山川[来]原隰之间,仰头见星,东西历历可[自]指,所谓戴星而行也。”

  征人奔走,为赶行程,凌晨上道。[r]忽见小星,三五在天,睡眼惺忪,[i]初亦不知其星何名也。言在东者,[j]东字与公、同趁韵,不必定指东方[i]。第二章云:“嚖彼小星,维参与[f]昴。”征人睡梦才醒,故初见晨星[a],不知何名。继而察以时日,然后[n]知其为参星与柳星。第一章只言小[g]星,三五在东,不言星名;第二章[古]既说小星,又说乃参乃柳,这就是[诗]诗分章次的道理。诗虽写景,而情[坊]亦隐见其中。

  诗之每章后三句主要言情者,第一章云:“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寔命不同。”“夙夜”旧释“早夜”,“日未出,夜未尽,曰早夜”。夙夜或早夜都不是两字平列,而是上字形容下字的偏正结构。征人天不明即行,可见其不暇启处,忙于王事。《北山》诗云:“或燕燕居息,或尽瘁事国;或息偃在床,或不已于行;或不知叫号,或惨惨劬劳;或栖迟偃仰,或王事鞅掌;……”可见同为“王臣”,同为“职司”,工作并不相等,遭遇并不相同。第二章后三句云:“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寔命不犹。”改第一章的“夙夜在公”为“抱衾与裯”。又改“同”为“犹”。改“同”为“犹”者换字叶韵。改言“抱衾与裯”者,则由于上章之“夙夜在公”,凌晨上道,弃室家之好,“抛衾与裯”也。“夙夜在公”是“抛衾与裯”之因,“抛衾与裯”是“夙夜在公”之果。文心极细,章序分明。征人之“不已于行”,较之“息偃在床”者,是“寔命不犹”。写役夫之悲,真是词情并茂。

创作背景

  周代设有采诗之官,每年春天,摇着木铎深入民间收集民间歌谣,把能够反映人民欢乐疾苦的作品,整理后交给太师(负责音乐之官)谱曲,演唱给天子听,作为施政的参考。这首小星就是对当时社会环境下役夫之悲的深刻反映,但近代也有认为是描写受到冷遇的姨太太的。

诗经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