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鸟》
诗经先秦

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桑。谁从穆公?子车仲行。维此仲行,百夫之防。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楚。谁从穆公?子车针虎。维此针虎,百夫之御。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作者简介:

shijing.jpg《诗经》:【shī jīng】

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诗歌,共305篇,其中6篇为笙诗,即只有标题,没有内容,称为笙诗六篇(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反映了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被誉为古代社会的人生百科全书。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

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又分《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又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先秦诸子中,引用《诗经》者颇多,如孟子、荀子、墨子、庄子、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多引述《诗经》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至汉武帝时,《诗经》被儒家奉为经典,成为《六经》及《五经》之一。

译文及注释

译文

交交黄鸟鸣声哀,枣树枝上停下来[文]。是谁殉葬从穆公?子车奄息命运[章]乖。谁不赞许好奄息,百夫之中一[来]俊才。众人悼殉临墓穴,胆战心惊[自]痛活埋。

苍天在上请开眼,坑杀好人该不该[r]!如若可赎代他死,百人甘愿赴泉[i]台。

交交黄鸟鸣声哀,桑树枝上歇下来[j]。是谁殉葬伴穆公?子车仲行遭祸[i]灾。谁不称美好仲行,百夫之中一[f]干才。众人悼殉临墓穴,胆战心惊[a]痛活埋。

苍天在上请开眼,坑杀好人该不该[n]!如若可赎代他死,百人甘愿化尘[g]埃。

交交黄鸟鸣声哀,荆树枝上落下来[古]。是谁殉葬陪穆公?子车针虎遭残[诗]害。谁不夸奖好针虎,百夫之中辅[坊]弼才。众人悼殉临墓穴,胆战心惊[文]痛活埋。

苍天在上请开眼,坑杀好人该不该[章]!如若可赎代他死,百人甘愿葬蒿[来]莱。

注释

交交:鸟鸣声。

黄鸟:即黄雀。

棘:酸枣树。一种落叶乔木。枝上[自]多刺,果小味酸。棘之言“急”,[r]双关语。

从:从死,即殉葬。

穆公:春秋时秦国国君,姓嬴,名[i]任好。

子车:复姓。

奄息:字奄,名息。下文子车仲行[j]、子车针虎同此,这三人是当时秦[i]国有名的贤臣。

特:杰出的人材。

“临其穴”二句:郑笺(jiān[f]):“谓秦人哀伤其死,临视其圹[a],皆为之悼栗。”

彼苍者天:悲哀至极的呼号之语,[n]犹今语“老天爷哪”。

良人:好人。

人百其身:犹言用一百人赎其一命[g]

桑:桑树。桑之言“丧”,双关语[古]

防:抵当。郑笺:“防,犹当也。[诗]言此一人当百夫。”

楚:荆树。楚之言“痛楚”。亦为双关。

古诗赏析

  诗分三章。第一章悼惜奄息,分为[坊]三层来写。首二句用“交交黄鸟,[文]止于棘”起兴,以黄鸟的悲鸣兴起[章]子车奄息被殉之事。据马瑞辰《毛[来]诗传笺通释》的解释,“棘”之言[自]“急”,是语音相谐的双关语,给[r]此诗渲染出一种紧迫、悲哀、凄苦[i]的氛围,为全诗的主旨定下了哀伤[j]的基调。中间四句,点明要以子车[i]奄息殉葬穆公之事,并指出当权者[f]所殉的是一位才智超群的“百夫之[a]特”,从而表现秦人对奄息遭殉的[n]无比悼惜。

  诗的后六句为第三层,写秦人为奄[g]息临穴送殉的悲惨惶恐的情状。“[古]惴惴其栗”一语,就充分描写了秦[诗]人目睹活埋惨象的惶恐情景。这惨[坊]绝人寰的景象,灭绝人性的行为,[文]使目睹者发出愤怒的呼号,质问苍[章]天为什么要“歼我良人”。这是对[来]当权者的谴责,也是对时代的质询[自]。“如果可以赎回奄息的性命,即[r]使用百人相代也是甘心情愿的啊![i]”由此可见,秦人对“百夫之特”[j]的奄息的悼惜之情了。第二章悼惜[i]仲行,第三章悼惜针虎,重章叠句[f],结构与首章一样,只是更改数字[a]而已。

  秦穆公用殉177人,而作者只痛悼“三良”,那174个奴隶之死却只字未提,则此诗作者的身分地位不言而喻。殉葬的恶习,春秋时代各国都有,相沿成习,不以为非。《墨子·节葬》篇即云:“天子杀殉,众者数百,寡者数十;将军大夫杀殉,众者数十,寡者数人。”不过到了秦穆公的时代,人们已清醒地认识到人殉制度是一种极不人道的残暴行为,《黄鸟》一诗,就是一个证据。尽管此诗作者仅为“三良”遭遇大鸣不平,但仍然是历史的一大进步。

创作背景

  公元前621年,秦穆公任好死,殉葬者多达一百七十七人。其中奄息、仲行、针虎三兄弟也允诺随之殉葬而死,这三兄弟是秦国的贤者,人们哀悼他们,于是创作了这首挽歌,诗中表达了对活人殉葬制满腔愤怒的控诉,以及秦人对于三良的惋惜,也见出秦人对于暴君的憎恨。

诗经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