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
诗经先秦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携手同行。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北风其喈,雨雪其霏。惠而好我,携手同归。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莫赤匪狐,莫黑匪乌。惠而好我,携手同车。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作者简介:

shijing.jpg《诗经》:【shī jīng】

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诗歌,共305篇,其中6篇为笙诗,即只有标题,没有内容,称为笙诗六篇(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反映了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被誉为古代社会的人生百科全书。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

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又分《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又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先秦诸子中,引用《诗经》者颇多,如孟子、荀子、墨子、庄子、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多引述《诗经》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至汉武帝时,《诗经》被儒家奉为经典,成为《六经》及《五经》之一。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北风刮来冰样凉,大雪漫天白茫茫[文]。你和我是好朋友,携起手来快逃[章]亡。岂能犹豫慢慢走?事情紧急祸[来]将降。

北风刮来透骨凉,大雪纷飞漫天扬[自]。你和我是好朋友,携起手来归他[r]邦。岂能犹豫慢慢走?事情紧急快[i]逃亡!

没有红的不是狐,没有黑的不是乌[j]。你和我是好朋友,携手乘车同离[i]去。岂能犹豫慢慢走?事情紧急快[f]逃出。

注释

其凉:即“凉凉”,形容风寒冷。[a]

雨(yù)雪:下雪。雨,作动词[n]

其雱(pāng):即“雱雱”,[g]雪盛貌。

惠而:即惠然,顺从、赞成之意。[古]

好我:同我友好。

其:同“岂”,语气词。

虚邪:宽貌。一说徐缓。邪,一本[诗]作“徐”。

既:已经。

亟(jí):急。

只且(jū):作语助。

喈(jiē):疾貌。一说寒凉。[坊]

霏:雨雪纷飞。

同归:一起到较好的他国去。

莫赤匪狐:没有不红的狐狸。莫,[文]无,没有。匪,非。狐狸比喻坏人[章]。一说古人将狐狸比喻为男性伴侣[来]

莫黑匪乌:乌鸦没有不是黑色的。乌鸦比喻坏人。一说古人将乌鸦视为吉祥鸟。

古诗赏析

  此诗开篇即大肆渲染背景:吹的是[自]凉飕飕的北风,飘的是纷纷扬扬的[r]雪。这既是实时描述,也是国家危[i]乱之象。众人为了逃难,呼朋引伴[j],携手同行。诗中展现了一幅急惶[i]惶四处奔逃的惨景。

  全诗共三章,前两章内容基本相同[f],只改了三个字。把“北风其凉”[a]改为“北风其喈”,意在反覆强调[n]北风的寒凉。而改“雨雪其雱”为[g]“雨雪其霏”,无非是极力渲染雪[古]势的盛大密集。把“携手同行”改[诗]为“携手同归”,也是强调逃离的[坊]意向。复沓的运用产生了强烈的艺[文]术效果。

  诗各章末二句相同。“其虚其邪”[章],虚邪,即舒徐,为叠韵词,加上[来]二“其”字。语气更加宽缓,形象[自]地表现同行者委蛇退让、徘徊不前[r]之状。“既亟只且”,“只且”为[i]语助词,语气较为急促,加强了局[j]势的紧迫感。语言富于变化,而形[i]象更加生动。

  北风与雨雪,是兴体为主,兼有比[f]体。它不只是逃亡时的恶劣环境的[a]简单描写,还是用来比喻当时的虐[n]政。后面赤狐、黑乌则是以比体为[g]主,兼有兴体。它不仅仅是比喻执[古]政者为恶如一,还可以看作逃亡所[诗]见之景。这种比兴手法的运用,使[坊]诗句意蕴丰富,耐人玩味。

  朱熹《诗集传》说此诗“气象愁惨”,指出了其基本风格。诗三章展示了这样的逃亡情景:在风紧雪盛的时节,一群贵族相呼同伴乘车去逃亡。局势的紧急(“既亟只且”),环境的凄凉(赤狐狂奔,黑乌乱飞)跃然纸上。

创作背景

  此诗是在卫君暴虐,祸乱将至,诗人偕友人急于逃难时所作。《毛诗序》说:“《北风》,刺虐也。卫国并为威虐,百姓不亲,莫不相携持而去焉。”从诗中“同车”来看,百姓是泛指当时一般贵族。方玉润认为是贤人预见危机而作(《诗经原始》),王先谦认为是“贤者相约避地之词”。

诗经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