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雉》
诗经先秦

雄雉于飞,泄泄其羽。我之怀矣,自诒伊阻。

雄雉于飞,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实劳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云远,曷云能来?

百尔君子,不知德行。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作者简介:

shijing.jpg《诗经》:【shī jīng】

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诗歌,共305篇,其中6篇为笙诗,即只有标题,没有内容,称为笙诗六篇(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反映了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被誉为古代社会的人生百科全书。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

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又分《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又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先秦诸子中,引用《诗经》者颇多,如孟子、荀子、墨子、庄子、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多引述《诗经》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至汉武帝时,《诗经》被儒家奉为经典,成为《六经》及《五经》之一。

译文及注释

 译文

雄雉在空中飞翔,舒展着五彩翅膀[文]。我如此思念夫君,给自己带来忧[章]伤。

雄雉在空中飞翔,上下鸣唱声嘹亮[来]。我那诚实的夫君,实让我心劳神[自]伤。

看日月迭来迭往,思念是那样悠长[r]。道路相隔真遥远,何时才能回家[i]乡?

你们这些有官职的大夫,就是不懂[j]得品行要高尚。我的夫君不贪荣名[i]不贪利,为何让他遭祸殃?

注释

雉(zhì):野鸡,雄者有冠,[f]长尾,身有文采,善斗。一说雉为[a]耿介之鸟,交有时,别有伦。

于:往。一说语助词。

泄(yì)泄:鼓翅飞翔的样子。[n]朱熹《诗集传》:“泄泄,飞之缓[g]也。”

怀:因思念而忧伤。

自诒:自己给自己。

诒(yí):通”贻“,遗留。

伊:此,这。

阻:忧愁,苦恼。一说阻隔。

下上其音:叫声随飞翔而忽上忽下[古]

展:诚,确实。

劳我心:即”我心劳“,因挂怀而[诗]操心、忧愁。劳,忧。

瞻:远看,望。

悠悠:绵绵不断。

云:与下句的“云”同为语气助词[坊]

曷(hé):何。此处指何时。

百尔君子:你们这些君子。百,凡[文]是,所有。尔,你们。君子,在位[章],有官职的大夫。

德行:品德和行为。

忮(zhì):忌恨,害也。一说[来]”贪求“。

求:贪求。

何用:何以,为何。

不臧(zāng):不善,不好。

古诗赏析

  此诗前二章都是以雄雉起兴。“兴[自]”就是见景生情:看到漂亮的雄野[r]鸡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飞,欢快自得[i]地鸣叫,这个独守空房的女人心中[j]很不是滋味。雄雉就在眼前,能见[i]到它舒畅地拍翅膀,能听到它咯咯[f]的叫声。而丈夫久役,既不能见其[a]人,也不能闻其声。先是怀想,后[n]是劳心,思妇的感情层层迭起。此[g]二章只举雄雉,不言双飞,正道出[古]离别,引出下文“怀”“劳”的情[诗]绪,写雄雉,又是从“飞”这一动[坊]态去描写它的神情(“泄泄其羽”[文])和声音(“下上其音”),突出[章]其反复不止,意在喻丈夫久役不息[来],思妇怀想不已。

  第三章以日月的迭来迭往,来兴丈[自]夫久役不归。同时,以日月久长来[r]拟自己的悠悠思绪。而关河阻隔,[i]怅问丈夫归来何期,亦可见思妇怀[j]念之切。此章中的“瞻”字涵盖思[i]妇所见。思妇与所见的日月构成意[f]象空间,虚拟出一幅思妇正在伫立[a]遥望的情景,加以前文所见雄雉的[n]点染,便传递出强烈的画面感。“[g]道之云远”把思妇的视线指向其久[古]役的丈夫,它与第一章“自诒伊阻[诗]”相承为义,分别从空间的距离([坊]“远”)和空间的间断(“阻”)[文]来说的。“曷云能来”,是对思妇[章]“悠悠我思”的现实回答,也是思[来]妇瞻望的必然结果。道远路阻,丈[自]夫无法回来,这也深深透露出对当[r]时现实的无奈。

  第四章语气一转,忧其丈夫仕于乱[i]世,希望他善能周全,可见其深思[j]至爱之意。传说雉是耿介之鸟,就[i]其品性可比君子,《王风·兔爰》[f]“雉离于罗”,即比君子遭罪。此[a]章“不知德行”从反面伸足此义,[n]就其品性来讽劝君子。

  全诗前三章的意思可以归纳为一个词:思念。女主人公思念远在天边从役的丈夫,自己内心沮丧,不能排解。每天看着日升日落,月圆月缺,女人心中的思念也如这日月一样悠长。最后一章的意思可以归纳为一个词:批判。女主人公指责那些贵族君子们,是他们的贪欲造成了夫妻分离的悲剧。前三章的思念是为后一章的批评蓄势;而末章对在位君子的批判,突破个人私情,使诗歌的境界提升了一个高度。

创作背景

  关于此诗的背景,历来说法不一。有人认为是为妇人思念远役的丈夫而作,也有人认为是为思念友人而作。《毛诗序》说:“《雄雉》,刺卫宣公也。淫乱不恤国事,军旅数起,大夫久役,男女怨旷,国人患之,而作是诗。”方玉润认为是朋友互勉的诗。 

诗经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