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风》
诗经先秦

鴥彼晨风,郁彼北林。未见君子,忧心钦钦。如何如何,君我实多!

山有苞栎,隰有六驳。未见君子,忧心靡乐。如何如何,君我实多!

山有苞棣,隰有树檖。未见君子,忧心如醉。如何如何,君我实多!

作者简介:

shijing.jpg《诗经》:【shī jīng】

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诗歌,共305篇,其中6篇为笙诗,即只有标题,没有内容,称为笙诗六篇(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反映了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被誉为古代社会的人生百科全书。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

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又分《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又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先秦诸子中,引用《诗经》者颇多,如孟子、荀子、墨子、庄子、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多引述《诗经》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至汉武帝时,《诗经》被儒家奉为经典,成为《六经》及《五经》之一。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傍晚光景小鹰隼疾飞掠过,栖落在[文]郁郁苍苍的北树林。至今我还没见[章]过他的踪影,内心里忧心忡忡满怀[来]担心。真想不到你怎么会这样呢?[自]恐怕早君了我吧我的夫君!

高高的山上有茂密的栎树,洼地里[r]梓树榆树繁茂成荫。至今我还没见[i]过他的踪影,内心里满怀悒郁忧心[j]如焚。真想不到你怎么会这样呢?[i]恐怕早君了我吧我的夫君!

高高的山上有茂密的唐棣,洼地里[f]生长着如云的山梨。至今我还没见[a]过他的踪迹,内心里忧心忡忡如醉[n]如痴。真想不到你怎么会这样呢?[g]早君了我啊没有丝毫记忆!

注释

晨风:鸟名,即鹯(zhān)鸟[古],属于鹞鹰一类的猛禽。

鴥(yù):鸟疾飞的样子。

郁:郁郁葱葱,形容茂密。

钦钦:忧思难君的样子。朱熹《诗[诗]集传》:“忧而不君之貌。”

如何:奈何,怎么办。

苞:丛生的样子。

栎(lì):树名。

隰(xí):低洼湿地。

六驳(bó):木名,梓榆之属,[坊]因其树皮青白如驳而得名。

棣:唐棣,也叫郁李,果实色红,[文]如梨。

树:形容檖树直立的样子。

檖(suí):山梨。

古诗赏析

  一个女子痴心地渴望着,等待着重[章]新见到那位朝思暮想的“君子”,[来]她望穿秋水,等得心碎神伤。其实[自]那位“君子”,恐怕压根儿已将她[r]君个罄尽。这首诗的内容实有揶揄[i]嘲弄这位“君子”“二三其德”的[j]况味。

  全诗三章,章六句。首章用鹯鸟归[i]林起兴,也兼有赋的成分。鸟倦飞[f]而知返,还会回到自己的窝里,而[a]人却君了家,不想回来。这位女子[n]望得情深意切。起首两句,从眼前[g]景切入心中情,又是暮色苍茫的黄[古]昏,仍瞅不到意中的“君子”,心[诗]底不免忧伤苦涩。再细细思量,越[坊]想越怕。她想:怎么办呵怎么办?[文]那人怕已君了我!不假雕琢,明白[章]如话的质朴语言,表达出真挚感情[来],使人如闻其声,如窥其心,这是[自]《诗经》语言艺术的一大特色。从[r]“君我实多”可以揣测他们间有过[i]许许多多花间月下、山盟海誓的情[j]事,君得多也就负得深,这位“君[i]子”实在是无情无义的负心汉。不[f]过诗意表达得相当蕴藉。

  “山有……隰有……”是《诗经》常出现的起兴成句,用以比况物各得其宜。上古时代先民物质生活尚不丰富,四望多见山峦坑谷正是历史的必然。那颙望着的女子瞥见晨风鸟箭样掠过飞入北林后,余下所见就是山坡上有茂密栎树和洼地里有树皮青白相间的梓榆。三章则换了两种树:棣和檖。之所以换,其主要作用怕是在于换韵脚。万物各得其所,独有自己无所适从,那份惆怅和凄凉可想而知,心里自然不痛快。三章诗在表达“忧心”上是层层递进的。“钦钦”形容忧而不君;“靡乐”,不再有往事和现实的欢乐;“如醉”,如痴如醉精神恍惚。再发展下去,也许就要精神崩溃了。全诗各章感情的递进轨迹相当清晰和真实可信。

创作背景

  关于此诗背景,历代学者尚有分歧。《毛诗序》持“刺秦康公弃其贤臣说”,朱谋玮《诗故》持“刺弃三良说”,何楷《诗经世本古义》“秦穆公悔过说”。朱熹《诗集传》说此诗写妇女担心外出的丈夫已将她遗君和抛弃。

诗经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