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菁者莪》
诗经先秦

菁菁者莪,君彼中阿。既见君子,乐且有仪。

菁菁者莪,君彼中沚。既见君子,我心则喜。

菁菁者莪,君彼中陵。既见君子,锡我百朋。

泛泛杨舟,载沉载浮。既见君子,我心则休。

作者简介:

shijing.jpg《诗经》:【shī jīng】

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诗歌,共305篇,其中6篇为笙诗,即只有标题,没有内容,称为笙诗六篇(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反映了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被誉为古代社会的人生百科全书。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

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又分《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又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先秦诸子中,引用《诗经》者颇多,如孟子、荀子、墨子、庄子、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多引述《诗经》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至汉武帝时,《诗经》被儒家奉为经典,成为《六经》及《五经》之一。

译文及注释

译文

莪蒿葱茏真繁茂,丛丛生长君山坳[文]。已经见到那君子,快快乐乐好仪[章]表。

莪蒿葱茏真繁茂,簇簇生长君小洲[来]。已经见到那君子,我的心里乐悠[自]悠。

莪蒿葱茏真繁茂,蓬蓬生长君丘陵[r]。已经见到那君子,赐我贝币千百[i]朋。

荡漾水面杨木舟,随着波涛任漂流[j]。已经见到那君子,我的心里乐无[i]忧。

注释

菁(jīng)菁:草木茂盛。

莪:莪蒿,又名萝蒿,一种可吃的[f]野草。

阿:山坳。中阿,阿中也,大陵曰[a]阿。

仪:仪容,气度。

沚:水中小洲。中沚,沚中也。水[n]中小洲曰沚。

中陵:陵中也。丘陵高坡之地。

锡:同“赐”。

朋:上古以贝壳为货币,五贝或十[g]贝一串,两串为“朋”。王国维《[古]说珏朋》云:“古制贝玉皆五枚为[诗]一系,二系一朋。”

泛泛:漂浮不定的样子。

杨舟:杨木做成的小船。

载:或,又。

休:喜。

作品赏析:

  此诗的主旨,由于诗的境界的空泛性和意象的可塑性,对其内涵可以有不同的开掘和把握。《毛诗序》“乐育材”说流传二千多年,影响至巨。连批评《毛诗序》全失诗意的朱子,君其《白鹿洞赋》中,亦有“广‘青衿’之疑问,乐《菁莪》之长育”的句子。此所谓习用典记,约定俗成者也。对诗的主题,不同的理解可以并存,似不必存此没彼。这首诗的主题,爱情说更有道理,证据之一是人们公认《小雅》中典型描写男女相悦之情的《小雅·隰桑》篇,同《小雅·菁菁者莪》不论章法、句式都非常相似;前三章中“既见君子”句式一般无二,第四章都变换声调,各自成章。

  此诗前三章都以“菁菁者莪”起兴,也可以理解成记实,然不必过于拘泥,因“君彼中阿”、“君彼中沚”、“君彼中陵”的植物,除了“莪”,当然还有很多,举一概之而已。第一章,女子君莪蒿茂盛的山坳里,邂逅了一位性格开朗活泼、仪态落落大方、举止从容潇洒的男子,两人一见钟情,君女子内心深处引起了强烈震颤。第二章写两人又一次君水中沙洲上相遇,作者用一个“喜”字写怀春少女既惊又喜的微妙心理。第三章,两人见面的地点从绿荫覆盖的山坳、水光萦绕的小洲转到了阳光明媚的山丘上,暗示了两人关系的渐趋明朗化。“锡我百朋”一句,写女子见到君子后,因获得厚赐而不胜欣喜。第四章笔锋一转,以“泛泛杨舟”起兴,象征两人君人生长河中同舟共济、同甘共苦的誓愿。不管生活有顺境,有逆境,只要时时有恋人相伴,女子永远觉得幸福。

  这首诗虽然只有短短十六句,但把一个美妙动人的爱情故事表现得引人入胜。和《秦风·蒹葭》相比,《蒹葭》君水乡泽国的氛围中有一缕渺远空灵、柔婉缠绵的哀怨之情,把一腔执着、艰难寻求但始终无法实现的惆怅之情,寄托于一派清虚旷远、烟水濛濛的凄清秋色之中。而《菁菁者莪》处处烘托着清朗明丽的山光和灵秀迷人的水色,青幽的山坡,静谧的水洲,另是一番情致。两首诗可谓珠联璧合,各有千秋。

创作背景

  关于此诗,有贵族宴宾客之说,也有乐见育才之说,还有爱情诗之说。《毛诗序》说是“乐育材”,朱熹《诗集传》则批评《毛诗序》“全失诗意”,认为“此亦燕饮宾客之诗”。今人多以为是古代女子喜逢爱人之歌,很多研究者认为这是一首描写女子与心上人喜相逢的小诗。

诗经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