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
诗经先秦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燕婉之求,蘧篨不鲜。

新台有洒,河水浼浼。燕婉之求,蘧篨不殄。

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作者简介:

shijing.jpg《诗经》:【shī jīng】

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诗歌,共305篇,其中6篇为笙诗,即只有标题,没有内容,称为笙诗六篇(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反映了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被誉为古代社会的人生百科全书。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

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又分《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又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先秦诸子中,引用《诗经》者颇多,如孟子、荀子、墨子、庄子、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多引述《诗经》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至汉武帝时,《诗经》被儒家奉为经典,成为《六经》及《五经》之一。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新台明丽又辉煌,河水洋洋东流淌[文]。本想嫁个如意郎,却是丑得蛤蟆[章]样。

新台高大又壮丽,河水漫漫东流去[来]。本想嫁个如意郎,却是丑得不成[自]样。

设好鱼网把鱼捕,没想蛤蟆网中游[r]。本想嫁个如意郎,得到却是如此[i]丑。

注释

新台:台名,卫宣公为纳宣姜所筑[j],故址在今山东省甄城县黄河北岸[i]

台:台基,宫基,新建的房子。

有:语助词,做形容词词头,无实[f]义。

有泚(cǐ):鲜明的样子。

河:指黄河。

弥(mí)弥:水盛大的样子。

燕婉:指夫妇和好。燕,安;婉,[a]顺。

蘧(qú)篨(chú):不能俯[n]者。古代钟鼓架下兽形的柎,其兽[g]似豕,蹲其后足,以前足据持其身[古],仰首不能俯视。喻身有残疾不能[诗]俯视之人,此处讥讽卫宣公年老体[坊]衰腰脊僵硬状。一说指癞蛤蟆一类[文]的东西。

鲜(xiǎn):少,指年少。一[章]说善。

洒(cuǐ):高峻的样子。

浼(měi)浼:水盛大的样子。[来]

殄(tiǎn):通“腆”,丰厚[自],美好。

设:设置。

鸿:蛤蟆,一说大雁。离:离开。[r]一说离通“丽”,附着,遭遇。一[i]说离通“罹”,遭受,遭遇,这里[j]指落网。

戚施(shī):蟾蜍,蛤蟆,其四足据地,无须,不能仰视,喻貌丑驼背之人。

古诗赏析

  此诗若按旧说理解,一、二章赋陈[i]其事,第三章起兴以比。诗开篇即[f]夸耀卫宣公建造的新台是多么宏伟[a]华丽,其下奔流的淇河之水是多么[n]丰盈浩瀚。这都是极力渲染卫宣公[g]的赫赫威势和装点门面,也可以看[古]作是姜氏(宣姜)眼中所见,已被[诗]宣公的表面现象迷惑了。她本为是[坊]嫁过来追求燕婉之好,想过一种郎[文]才女貌、琴瑟和谐的幸福生活的,[章]却不料成了一个糟老头子的掌中玩[来]物。

  全诗三章,前两章叠咏。叠咏的两[自]章前二句是兴语,但兴中有赋:卫[r]宣公欲夺未婚之儿媳,先造“新台[i]”,来表示事件的合法性,其实是[j]障眼法。好比唐明皇欲夺其子寿王[i]妃即杨玉环,先让她入道观做女观[f]一样,好像这一来,一切就合理合[a]法了。然而丑行就是丑行,丑行是[n]欲盖弥彰的。诗人大赞“新台有泚[g]”“新台有洒”,正言欲反,其兴[古]味在于,新台是美的,但遮不住老[诗]头子干的丑事。这里是运用反形([坊]或反衬)的修辞手法,使美愈美,[文]丑愈丑。

  “新台”之事的直接受害者是宣姜:美丽的少女配了个糟老头,而且还是个驼背鸡胸,本来该做她老公公的人。这一对儿是怎样也不能般配的,就如俗语所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难怪诗人心中不忿,要为宣姜,也要为天下少年鸣不平。他好有一比:“鱼网之设,鸿则离之。”打鱼打个癞虾蟆,是非常倒楣,非常丧气,又非常无奈的事。按照闻一多《诗经通义》中的说法:“《国风》中凡言鱼者,皆两性间互称其对方之虞语(隐语),无一实拾鱼者。”古今诗歌中以捕鱼、钓鱼喻男女求偶之事的民歌很多。例如汉乐府民歌《江南曲》:“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僮人情歌》:“天上无风燕子飞,江河无水现沙磊。鱼在深塘空得见,哄哥空把网来围。”即是显例。此诗中所写的就是女子对婚姻的幻想和现实的相悖,构成异常强烈的对比,产生了异乎寻常的艺术效果。这里强烈地表明:宣姜可真是倒楣透了。诗中“河水弥弥”“河水浼浼”,亦似有暗喻宣姜泪流不止之意,就如《卫风·氓》“淇水汤汤,渐车帷裳”以及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所表现的那样,渲染出一种浓厚的悲剧氛围。

创作背景

  这首诗歌,旧说以为卫人所作,目的在于讽刺卫宣公违背天伦,在黄河边上筑造新台,截娶儿媳。现代有人以为这是一位妇女遭了媒婆欺骗,所嫁非人,因而发出怨词的说法;也有人认为这是一位妇女在婚姻上上当受骗后的谑怨愤懑之辞。

诗经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