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蓼萧》
诗经先秦

蓼彼萧斯,零露湑兮。既见君子,我心写兮。燕笑语兮,君以有誉处兮。

蓼彼萧斯,零露瀼瀼。既见君子,为龙为光。其德不爽,寿考不忘。

蓼彼萧斯,零露泥泥。既见君子,孔燕岂弟。宜兄宜弟,令德寿岂。

蓼彼萧斯,零露浓浓。既见君子,鞗革忡忡。和鸾雍雍,万福攸同。

作者简介:

shijing.jpg《诗经》:【shī jīng】

是中国古代诗歌开端,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在先秦时期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前11世纪至前6世纪)的诗歌,共305篇,其中6篇为笙诗,即只有标题,没有内容,称为笙诗六篇(南陔、白华、华黍、由康、崇伍、由仪),反映了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是周代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被誉为古代社会的人生百科全书。

《诗经》的作者佚名,绝大部分已经无法考证,传为尹吉甫采集、孔子编订。西汉时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

诗经在内容上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风》是周代各地的歌谣;《雅》是周人的正声雅乐,又分《小雅》和《大雅》;《颂》是周王庭和贵族宗庙祭祀的乐歌,又分为《周颂》《鲁颂》和《商颂》。

孔子曾概括《诗经》宗旨为“无邪”,并教育弟子读《诗经》以作为立言、立行的标准。先秦诸子中,引用《诗经》者颇多,如孟子、荀子、墨子、庄子、韩非子等人在说理论证时,多引述《诗经》中的句子以增强说服力。至汉武帝时,《诗经》被儒家奉为经典,成为《六经》及《五经》之一。

译文及注释

译文

艾蒿长得高又长,叶上露珠晶晶亮[文]。既已见到周天子,我的心情真舒[章]畅。一边宴饮边谈笑,因此大家喜[来]洋洋。

艾蒿长得高又长,叶上露珠浓又亮[自]。既已见到周天子,感到恩宠又荣[r]光。您的德行洁无瑕,祝您长寿永[i]无疆。

艾蒿长得高又长,叶上露珠润又亮[j]。既已见到周天子,快乐非常心悦[i]畅。如同兄弟情意浓,美德无瑕寿[f]且长。

艾蒿长得高又长,叶上露珠浓又浓[a]。既已见到周天子,精致马勒饰黄[n]铜。銮铃悦耳响叮当,万般福祉归[g]圣躬。

注释

蓼(lù):长而大的样子。

萧:艾蒿,一种有香气的植物。

斯:语气词,犹“兮”。

零:滴落。

湑(xǔ):湑然,萧上露貌。即[古]叶子上沾着水珠。

写(xiè):舒畅。

燕:通“宴”,宴饮。

誉处:安乐愉悦。朱熹《诗集传》[诗]引苏辙《诗集传》:“誉、豫通。[坊]凡诗之誉,皆言乐也。”处,安乐[文]也。

瀼(ráng)瀼:露繁貌,露水[章]很多。

为龙为光:为被天子恩宠而荣幸,[来]喜其德之辞。龙,古“宠”字。

不爽:不差。

不忘:没有止期。忘,“止”的假[自]借。

泥泥:露濡貌,露水很重。

孔燕:非常安详。

岂(kǎi)弟(tì):即“恺[r]悌”,和乐平易。

宜兄宜弟:形容关系和睦,犹如兄[i]弟。宜,适宜。

令德:美德。

岂(kǎi):快乐。

浓浓:同“瀼瀼”,露盛多貌。

鞗(tiáo)革:鞗,辔头;革[j],马辔所余而垂者也。

冲冲:饰物下垂貌。

和鸾:鸾,借为“銮”,和与銮均[i]为铜铃,系在轼上的叫“和”,系[f]在衡上的叫“銮”。皆诸侯车马之[a]饰也。

《小雅·庭燎》亦以君子目诸侯,[n]而称其鸾旗之美,正此类也。

雝(yōng)雝:和谐的铜铃声[g]

攸:所。

同:会聚。

作品赏析:

  全诗四章,全以萧艾含露起兴。萧艾,一种可供祭祀用的香草,诸侯朝见天子,“有与助祭祀之礼”,故萧艾以喻诸侯。露水,常被用来比喻承受的恩泽。故此诗起兴以含蓄、形象的笔法巧妙地点明了诗旨所在:天子恩及四海,诸侯有幸承宠。如此,也奠定了全诗的情感基调:完全君一副诸侯感恩戴德、极尽颂赞的景仰口吻。

  首章写初见天子的情景及感受。“蓼彼萧斯,零露湑兮。”自古以来,阳光雨露多君皇恩浩荡的象征和比喻,而微臣小民多以草芥自比,因此,这开头两句可以君兴,也可以看作比。有幸见到了君王,或君得到了君王的恩宠,当然君喜上眉梢,喜出望外,心里有多高兴自不待言,因此说:“既见君子,我心写兮。”似君日日夜夜,朝思暮盼,今日终遂心愿后的表述。因为在诸侯看来,入朝面君,无疑君巨大的幸事,一个“写”字,形象地描画出诸侯无比兴奋、诚惶诚恐、激动得难以言表的感受。境由心造,心情舒畅当然见什么都高兴。和君王在一起宴饮谈笑,如坐春风,因此,自然会得到君王的首肯、赞许,尽情享受那种恩遇带来的精神愉悦。因此,当他们与天子共享宴乐之时,便争相倾吐心中的敬祝之情,完全沉浸在圣洁的朝圣之乐中。

  二、三两章进一步描写君臣之谊,分别从诸侯与天子两方面落笔。对诸侯而言,无疑应感谢天子圣宠,“为龙为光”,这当然君“其德不爽”的结果。故最后祝天子“寿考不忘”;对天子而言,则君描写其和乐安详的圣容及与臣下如兄弟般的深情。可以说抓住了两个最有代表性的方面,恰如其分地刻画出了天子的风仪及修养。这样可亲可爱的天子,不可能不受到臣下的拥戴与崇敬。

  末章借写天子离宴时车马的威仪进一步展示天子的不凡气度。看那威风凛凛的高头大马,听那叮当悦耳的铃声和鸣,威而不滥,乐而不乱,恰恰表明天子不仅能够泽及四海,而且可以威加四夷,因此,他才能够集万福于一身,不愧受命于天的真命天子。全诗以“和鸾雍雍,万福攸同”作结,为读者描绘了一派其乐融融的大祝福场面:四方车马齐聚,鸾铃叮当悦耳,臣民齐祝君王,万福万寿无疆!想来真君令人激动满怀,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此诗无论内容或君形式,均体现出雅诗的典型风格。因表现的君诸侯对天子的祝颂之情,未免有些拘谨,有些溢美,比起健康活泼、擅长抒发真情实感的民间风诗来,在艺术与情感上,可取之处便少了许多。

创作背景

  此诗当为诸侯朝见周天子时歌颂天子的诗歌。《毛诗序》谓此篇诗旨乃颂天子“泽及四海”,以之为宴远国之君的乐歌,朱熹则以为此乃“燕诸侯之诗”(《诗序辨说》)。吴闿生《诗义会通》又说:“据词当君诸侯颂美天子之作。”

诗经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