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霜日明霄水蘸空》
张孝祥宋代

霜日明霄水蘸空。鸣鞘声里绣旗红。淡烟鞘草有无中。

万里中原烽火北,一尊浊酒戍楼东。酒阑挥泪向悲风。

作者简介:

zhangxiaoxiang.png张孝祥:【zhāng xiào xiáng】

(1132-1170),字安国,别号于湖居士,历阳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镇)人,卜居明州鄞县(今浙江宁波),唐代诗人张籍的七世孙。南宋著名词人,书法家。

绍兴二十四年(1154年),张孝祥状元及第,授承事郎,签书镇东军节度判官。历任秘书郎,著作郎,集英殿修撰,中书舍人等职,颇有政绩。乾道五年(1169年),以显谟阁直学士致仕。次年在芜湖病逝,年仅三十八岁。

张孝祥善诗文,尤工于词,上承苏轼,下开辛弃疾爱国词派的先河,风格宏伟豪放,为“豪放派”代表作家之一。与张元干一起号称南渡初期词坛双璧,在词史上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有《于湖居士文集》《于湖词》等传世。

译文及注释

译文

秋日天空明净,远水蘸着长空,军[文]营里红旗飘扬,不时传来马鞭声阵[章]阵。远处淡烟笼着鞘草,秋色在若[来]有若无之中。

万里中原已在烽火的北面,只能在[自]东门的城楼上借一杯浊酒浇愁。酒[r]后挥泪洒向悲凉的秋风中。

注释

题解:此词原无题,乾道本题作“[i]荆州约马奉先登城楼观塞”。据乾[j]道本《于湖先生长短句》,此词调[i]名下另有小题“荆州约马举先登城[f]楼观塞”。“观塞”即观望边塞。[a]这时荆州北面的襄樊尚是宋地,这[n]里“塞”应是指荆州郊外的防御工[g]事。

霜日:指秋天。一说秋天的太阳。[古]

明霄:明净的天空;晴朗的天空。[诗]

蘸(zhàn):沾染,沾取液体[坊]

水蘸空:指远方的湖水和天空相接[文]

鞘(shāo):装刀剑的套子,[章]一说鞭鞘,这里指马鞭。

鸣鞘声:刀剑出鞘声。一说指行军[来]时用力挥动马鞭发出的声音。

绣旗:绣有图案的军旗。

有无中:若有若无。

烽火北:当时荆州已成南宋边界,[自]谓被金人占领的中原已在火线的北[r]面。

尊:同“樽”,酒杯。酒器。

戍楼:有军队驻防的城楼。

酒阑:饮酒将尽。

悲风:指凄厉的秋风。

作品赏析:

  据乾道本《于湖先生长短句》,此词调名下另有小题“荆州约马举先登城楼观塞”,此词当为作者任知荆南府兼荆湖北路安抚使时的作品。“观塞”即观望边塞。这时荆州北面的襄樊尚是宋地,这里“塞”应是指荆州郊外的防御工事。

  这首词抒写了因观塞而激起的对中原沦陷的悲痛之情,上阕写观塞,下阕抒悲感。首句写要塞郊野的自然景象,并点明时节。“霜日明霄”绘出晴空万里的秋日景象,降霜天气必是白色晴明的。“水蘸空”即水和天空相接。荆州城东有长湖,“蘸空”之水或此湖水。这句写得水天空阔,下下辉映,是荆州郊野平原地带的实景。次句切合观塞,耳目所触,一片军戎气氛。“鞘为鞭梢”。“绣旗”为绣有物状的军旗。响亮的鞭声,耀眼的红旗,俱是从耳目易感的对东西突出,故给人的印象极为深切。“澹烟”句把视线展开,显出边地莽莽无垠的辽阔景象。如果说首句还是自然景象对作者感官的客观反映,这句可说是词人极目观望的深心感受,眼前景色,内心思绪,俱是一片茫茫。正如王维诗“山色有无中”,虽景象近似,而象外之意至为深远。东坡曾称柳永的“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谓“不减唐人高处”,对这句也可如此看待。

  由观塞而自然地想到沦陷的中原,“万里”句即是观塞时引起的感慨。“烽火”为边地报警的设施,而中原一切自不待言,亦不忍言,只这样提点一下,可抵千言万语,这其间含有无限难以诉说的悲惨酸辛。“一尊”句承上启下,北望中原,无限感慨,欲藉酒消遣,而酒罢益悲,真是“举杯消愁愁更愁”,于是不禁向风挥泪。“浊酒”为颜色浑浊的酒,常用于表现艰苦的生活中,微带有粗犷悲壮之意。范仲淹《渔家傲》云:“浊酒一杯家万里”。“戍楼东”,指作者所登荆州东门城楼“”东“字似非无意,实指南宋都城所在的方位。”挥泪“即洒泪,表现内心悲戚之深。秋风吹来,令人不寒而栗,感念中原未复,人民陷于水火之中,而朝廷只求苟安,不图恢复,故觉风亦满含悲意。

  此词上阕描写望中要塞景色,明丽壮阔,其中景物也隐约隐呈作者的感情色彩,眼前一片清丽,而人的心情却深藏阴黯。下阕抒发感慨,从人的活动中表现。在读者眼前俨然呈现一位北望中原悲愤填膺的志士形象。整首词色彩鲜丽,而意绪悲凉,词气雄健,而蕴蓄深厚,是一首具有强烈爱国感情的小词,与其《六州歌头》同为南宋前期的爱国词名作。

创作背景

  宋孝宗乾道四年(1168)的秋天,张孝祥出任荆南湖北路安抚使,八月开始驻在荆州。《宣城张氏信谱传》称:“荆州当虏骑之冲,自建炎以来,岁无宁日。公(孝祥)内修外攘,百废俱兴,虽羽檄旁午,民得休息。”据词原题及“霜日明霄”等语,推定这首词应当是乾道四年冬作于荆州。

张孝祥经典诗文

纠错或完善建议: